盛華-第四百二四章 一君一臣
更新時間:2018-07-01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四百二四章一君一臣

類別:其他小說

作者:

書名:__

太子納妃的儀禮大約和冊封皇后有幾分類似,反正,是民間娶婦完全不同。

李夏跟在金太后身邊,別說新婦進門的熱鬧,就是新婦,也沒能看到,這一趟賀太子納妃之喜,其實就是一場喜慶而隆重的大型宮宴。

金太后獨居上首,江皇后稍側稍后,如同朝會上站在群臣和皇上中間的太子,左邊第一是蘇貴妃,蘇貴妃之下,卻是姚賢妃,對面,唐家玉坐了右手第一,唐家玉之后,就和唐家玉一起進宮,封了貴儀的幾位。

李夏緊挨嚴夫人坐著,在滿滿當當的大殿中,位置不前不后。

這是一場極其無趣的盛宴。不過這種宮宴是為了展示皇家的氣派和威儀,原本就不是讓大家高興的。

李夏眉眼微垂,坐到嚴夫人身邊,偶爾抬頭看一眼高居上首,看起來安然喜悅的金太后,和一臉淡然的江皇后。

冗長的禮儀過去的也很快,金太后起身,江皇后跟著站起來,滿殿端坐的貴婦貴女急忙跟著起來,曲膝下跪,

李夏緊挨著嚴夫人,隨在人群中魚貫退出,一個小內侍從后面小步緊趨,趕上李夏,欠身笑道:“九娘子,太后娘娘請您過去一趟。”

李夏先笑應了,再看向嚴夫人,不等她說話,嚴夫人先笑道:“我在外頭等你。”..

李夏應了,跟著小內侍,逆著人流出來了大殿,走沒多遠,就趕上了緩步慢行的金太后和姚賢妃。

“走,咱們瞧瞧新婦去。”金太后看著急步趕上來的李夏,微笑道。

李夏笑應了,走在金太后另一邊,金太后還是一樣的緩步慢行,和姚賢妃說著話兒。

“……這是蘇娘娘的話,”姚賢妃看了眼李夏,“魏家這一趟推恩,確實有點兒不一般,蘇娘娘說,她讓人查過當年的舊檔,江娘娘嫁給皇上的時候,也不如魏家這一趟推恩人多位高。”

“這不一樣。”金太后緩聲道:“當年皇上雖是獨子,可那時候并沒立太子,江氏那時候是皇子納妃,這會兒是太子,大不一樣。”

“理是這個兒理兒,不過,宮里好些人,都覺得魏氏嫁進來,不該壓過當年江娘娘。”姚賢妃話里帶著笑意。

李夏聽的專心,聽這話意,這一趟太子納妃的儀禮,必定有很多地方超過當年江皇后。就算同樣是太子納妃,這會兒魏氏這場禮儀,是江皇后主持,也肯定比當年由先鄭太后主持的那場儀禮,奢華氣派不知道多少。

畢竟,先鄭太后是以節儉著稱,現在的江皇后,可是出了名的奢華講究。

可閑話從來不講道理。

三個人慢慢走著,說著話兒,進了喜慶無比的皇太子宮,廊下一對對站滿了女使和喜娘,此起彼伏的曲膝見著禮,讓進金太后三人。

上房外間十分寬敞,魏氏穿著黑底繡金鳳吉服,渾身上下繁雜奢侈到逼人眼目,端坐在外間榻上。

李夏不知道這皇家的儀禮是不是也和民間一樣,這會兒的魏氏,也是在坐帳,不過看起來,應該是差不多的。

金太后進屋,滿屋多的幾乎有點兒擁擠的喜娘女使急忙曲膝見禮,李夏側頭看著端坐不動的魏氏,嗯,看這樣子,這是在坐帳,這坐帳的規矩,也和民間一樣,是不許動的。

金太后側身坐到魏氏對面,微微低頭往前,仔細看著滿頭步搖珠玉之下的魏氏,伸手輕輕拍了拍魏氏的手,笑容溫和無比,“好孩子,今天一天辛苦你了,一會兒太子回來,結了發,就能去了這一身累死人的衣服,好好舒緩舒緩了。”

“等太子回來,去了這衣服,只怕更不能舒緩了。”姚賢妃連說帶笑,“明天一大早要祭太廟,還有什么來,我在江娘娘那里看過一眼那張單子,一行行長的不行,只怕要辛苦一陣子呢。”

“成親是大事,哪有不辛苦的?你嫁進來,你母親高興得很,往后,這宮里也算能有個人,給她搭把手,分擔一二了。”

金太后語調和緩,魏氏不敢動,只笑著垂了垂眼皮。

“娘娘已經到了,我還到處找娘娘,想著和娘娘一起來呢。”江皇后的聲音先在門外響起,話音落了,簾子才打起,江皇后提著裙子,帶著外面的秋風,迎面而進。

“你忙成那樣,我們可等不得你。”金太后看起來心情相當不錯,笑接了句。

“可不是,剛才娘娘還說呢,魏氏嫁進來,往后你就有了幫手,也能輕松一二了。”姚賢妃一邊曲膝見禮,一邊笑接道。

江皇后沒理會姚賢妃,微微側頭斜看著李夏,“咦,你在這里,唐氏到處尋你呢,說要找你說說話兒。”

“今天不比平時,來的時候,大伯娘交待了我好幾遍,不許我亂走亂動亂說話,說要是錯了,就是錯了國法,都是大罪。”李夏低眉垂眼,帶著些過度的謹慎。

“那倒也是,你和她,從前是要好的姐妹,如今……”江皇后微微拖著長音,“一個貴為貴嬪,是君,一個,是臣,這君臣之分際,一天一地呢。”

李夏心里猛的一跳,低眉垂眼,“是,大伯娘也這么說。”

這一君一臣,這似有似無的長音,這一天一地,甩出一絲隱隱約約的長線……

“什么時辰了?”金太后轉頭看著屋里,只看到滿屋的喜娘,看不到滴漏,不用過也不她看到,立刻就有人答了話。

“快到時辰了?”金太后看著江皇后道。

江皇后帶著笑,“還早呢,這是欽天監定的時辰,說是宜晚不宜早,娘娘有了年紀,我先陪您回去歇一歇,等到了時辰,再請娘娘過來。”

“唉,這人上了年紀,連看個熱鬧,都支撐不住。”金太后一邊說,一邊站起來,李夏急忙上前扶著她,“要是還早,我可就等不得了,讓阿夏扶我回去,不用你們送,這會兒事兒這么多,姚氏也留下,陪陪魏家姐兒。”

姚賢妃一邊笑應,一邊扶著金太后,一路送到垂花門,江皇后站起來,送出正殿,站在正殿門口,看著金太后腳步緩慢的出了垂花門,轉身吩咐了幾句,沿著游廊出去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