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四百二八章 執拗
更新時間:2018-07-04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四百二八章執拗

作者:閑聽落花分類:

唐家盛和來自江寧府的幾船人和物到京城前幾天,唐承益突然病倒,右胳膊麻痹沒了知覺,上折子求辭刑部尚書,在京病休。

皇上準了病休,卸任刑部尚書這事,卻沒準,指了刑部左右侍郎協理刑部常務,如有大事,仍有唐尚書決斷。

唐尚書不再到部視事,中間往來文書等等,調了阮十七兼職打理,阮十七悶頭想了大半天,又悄悄尋了郭勝,在郭勝那間小院里喝了半夜酒,隔天就先到唐府領了唐尚書的教導,接下了這件微妙而尷尬的差使。

唐尚書病休在家,嚴夫人進宮的次數多起來,有時候是太后的召見,但絕大多數,是各種原因進宮看望唐貴嬪,陪著唐貴嬪說上大半天的話,有時候,還會帶上李文楠。

十月里,秋闈放榜,丁澤安名列在前,李文林卻再次名落孫山。

郭二太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個家里,除了犯事兒的老大,也就她家林哥兒一個人沒過秋闈了,她們二房就林哥兒這一根獨苗!

如今這個家里,大哥去年考績卓異,如日中天,姓嚴的自己三天兩頭往宮里進,滿京城誰不側目眼紅?

連跟她們府上一個庶女攀了親的丁家,都沾了大光,丁澤安那個十幾歲才進學的蠢貨,他憑什么名列在前?不就是因為他是她們李家的女婿,還是個庶女!

可偏偏她家林哥兒,這名落孫山,老大媳婦是要卡死她們二房,是寧可便宜外人,也要卡死她家林哥兒,卡死她們一家,卡死她們二房么?

她哪兒得罪她了?她怎么就恨她恨到這樣?

郭二太太直氣的渾身哆嗦,幾乎背過氣去。

她忍下了那么多的事,她什么都忍下了,可忍到現在……她是要她死!她是想要她們二房滿門性命!

郭二太太滿腔的悲憤直沖鹵門,一連幾個巴掌打退還想上前勸她的婆子,一口氣沖進嚴夫人上房,她不活了,她不想活了,拼著死,她也要說出來,她不想活了!

嚴夫人看著帶著沖天的憤然,一頭沖進來的郭二太太,皺著眉,緩緩放下手里的茶杯,示意李文楠姐妹三人,“你們先去庫房看看,挑幾樣出來。”

李文楠忙拉了把李文梅,三個人從一團怒火的郭二太太身邊繞過,貼著門框擠出了屋,走沒兩步,李夏伸手拉了下李文楠,往屋里努了努嘴,“咱們聽聽。”

李文楠連連點頭,看向李文梅,李文梅正巴不得聽聽,那畢竟是她的嫡母,在她出嫁前,要時刻提防的人。

三個人溜進茶水間,輕輕拉開通往上房那間不起眼的小門,隔著簾子,側耳聽著屋里的動靜。

郭二太太手指顫抖,嘴唇哆嗦,她氣極了,渾身都在顫抖,那股子悲憤怒火,頂的她幾乎說不出話。

“你!你這條毒蛇!你怎么能毒成這樣?林哥兒姓李!他是嫡嫡親親的李家子!你怎么能毒成這樣?你壓著他,你有什么好處?二房死絕了,你有什么好處?”

嚴夫人想到了郭二太太這一身悲憤是為了什么,可郭二太太這些話,還是驚著她了。

“你這是什么話?”

“什么話?實話!真話!你當我傻?當我們二房滿門都是傻子?你要我們二房滿門死絕,我看出來了,你當我看不出來?”郭二太太的怒氣翻滾上去數倍,她真想撲上去,把她撕成碎片。

“你這是為了林哥兒沒考好?你真是失心瘋昏了頭了!這是什么話?林哥兒課業學的怎么樣,你心里沒數?你什么事都慣著他,他那書房里的書,都生了蟲了,你不知道?這一兩年,林哥兒寫過幾篇文章?讀過幾本書?你不知道?你把他慣的一肚皮青草,他憑什么考得上?”

嚴夫人猛一巴掌拍在茶幾上,聲色俱厲。

“那也比十幾歲才開始識字的強!”郭二太太雙手叉腰,猛一口啐上去,她死都不怕了,她還能怕她!“你就是看著我們二房滿門死絕!你就是要壓死我們二房,你當我不知道?你當我傻?你做的這樣明晃晃,我再傻也能看出來了!”

“丁家哥兒不是你們二房的女婿?梅姐兒不是你二房的?梅姐兒一口一個母親,喊的不是你?”嚴夫人砸在幾上,緊緊握著的手,一點一點舒開,她跟她,跟二房,沒什么氣好生的,她連生氣都懶得生了。

“呸!”郭二太太這一口啐的更加生猛,“這話你怎么有臉說?梅姐兒?女兒?我呸!一個賤貨,孽種!你明知道她恨不能生吃了我,你故意養著這條毒蛇,你養著這條毒蛇讓她有一天咬死我!你當我不知道?我告訴你!你別想得逞!說破天,還有個孝字呢!你等著,你養的那條毒蛇,我非砸爛她的狗頭不可!我再傻,我也不能容你在我身上養毒蛇!你等著,你以為這個府里是你的天下,你能為所欲為了?這府里還有老太爺老夫人呢!你等著!”

郭二太太突然想起來無上至高的那個孝字,想起來她們家里,她和她頭,還是有天理天道的!一個轉身,比來時更快,一陣風直奔榮萱堂。

李文楠聽郭二太太罵李文梅是條毒蛇,就急忙拉著李文梅往外走,李文梅用力拉回李文楠,李文楠忙拉了下李夏,示意她和她一起拉李文梅,沒等李夏伸手,郭二太太已經隨著尖利的你等著,一陣風卷出去了。

三個人踮著腳溜出來,不等李文楠和李夏說話,李文梅搶先道:“我沒事,我都想到過,不是沒想到過,我沒事,都是能想到的……”李文梅話沒說完,眼淚奪眶而出,連帕子帶手捂在臉上,直哭的幾乎透不過氣來。

李文楠和李夏一左一右扶著她坐到石凳上,一替一下撫著她的后背,李文楠一聲接一聲嘆著氣,她不知道該怎么勸。

李文梅哭聲漸緩,長長透出口氣,李夏伸頭過去,看著她笑道:“好多了吧?”

“嗯。”李文梅猛抽了一聲,再次透出口氣,“好多了。”

“別往心里去。第一,有阿娘,有我還有阿夏,誰敢打你?我和阿夏可不是吃素的!”李文楠一邊示意遠遠站著的幾個大丫頭去端水拿帕子漚壺,一邊拍著李文梅,“第二,二嬸那脾氣你也知道,生氣上來,不管不顧,什么話都能說出來,什么事都能作出來,往別心里去。”

“七姐姐那個第一說的對,七姐姐的第二,是勸人的常例話,你聽聽就行。”李夏接話道,李文楠大瞪著眼睛,哎了一聲,李夏沒理她,接著道:“什么一家人肯定比外人親,這是屁話,象今天這樣的話,你聽到只有好處,不過別往心里去這句,七姐姐說得對,氣壞了自己,那是親者痛仇者快的事兒,可不犯著。”

李文梅想笑,眼淚又掉下來,“我知道,我是個有大福份的,我都懂,剛才就是,什么都懂,還是難過。”

“難過就哭一場,哭痛快就不難過了。”李文楠拍著李文梅,鄭重交待道:“不過,你以后得留心點兒,我剛才的話,確實是勸你的,二嬸這個人,坑害人的時候還是挺有心眼的,她其實挺記仇的,以后你可要防著她點兒,就是出嫁以后,也要小心。”

李文梅連連點頭,看看李文楠,又看看李夏,張了張嘴,想說什么,卻沒能說出來。

“趕緊把臉洗洗,眼睛有點兒紅,還好沒腫,咱們得趕緊去庫房挑東西,八姐姐,你自己的賀禮備下了沒有?丁家二哥肯定伸長脖子等著呢。”李夏岔開話題。

李文梅臉紅了,“那么笨的人……”

郭二太太一陣風卷進榮萱堂,姚老夫人正歪在榻上,慢慢喝著碗燕窩粥。

這一年多,她瘦了不少,兩頰塌陷,臉上滿是皺紋,臉色煙灰,整個人就是一團晦暗乖戾。

“老祖宗,林哥兒落榜了!她們壓著林哥兒,她們要害死二房,老祖宗,你作個主,您得給二房一個公道啊!”郭二太太一頭沖進來,撲跪在姚老夫人榻前,嚎啕大哭。

“吵什么?你給我閉嘴!”姚老夫人連碗帶燕窩粥砸在郭二太太臉上。

郭二太太淋著滿頭滿臉的燕窩粥,哭聲戛然而止,半張著嘴,木愣的看著姚老夫人。

“做主?我憑什么給你做主?你是什么東西?你以為你是好東西?這府里有好東西嗎?公道?呸!”姚老夫人一口口水啐在郭二太太臉上,“你們狗咬狗的時候,找我要公道了,我的公道呢?害死的好!我就等著看你們咬,一口一口咬死,死絕了才好呢!滾!”

郭二太太驚恐的看著姚老夫人,連往后爬了幾步,轉過身,象進錯了鬼屋一般,倉皇而逃。

姚老夫人用帕子慢慢擦著手,看著小丫頭小心翼翼的收拾干凈,將帕子用力拋出,轉頭看著胡嬤嬤,“咱們到城外去吧,你說的對,這一家子狼心狗肺的東西,不值得我生氣,把東西都收拾了,我記得咱們的莊子,離城最遠的……”

“還是去婆臺寺邊上的別莊吧,那里景色好。”胡嬤嬤心里酸澀難忍,又一陣輕松,強笑勸道。

“好,依你。”姚老夫人點頭應了,往后靠在靠枕上,疲憊無比的閉上了眼。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