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28回
更新時間:2018-05-07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作品:《》

不知不覺中,蘇杏在外邊逗留了近半年時間,連春節都沒趕上。

她跟隨古教授他們把文物成功出土,看過癮了,確定沒自己的事了,她才舍得離開隊伍踏上歸途。

過年的前后,放假在家的三個孩子天天吵著她干嘛還不回來,他們眼看就要回校了。

有人惦記的感覺真好。

至于孩子爸的態度,甭提了,他翻來覆去只有那幾句:“注意安全,你看著辦,萬事小心。”

和那些動不動就“記得喝水”,以為溫開水能治百病的男人一副德性。

不過也是,她離開約莫半年了,兩人的感情跌至冰點,對她冷漠些并不奇怪。

正好,她可以在外邊逗留久一點。

至于孩子們——

“好,媽媽正在趕回來,你們別急哈。”這是她最近常說的話。

她避開大城市,仍在小城小鎮之間穿梭著,重溫單身生活的自由自在甭提有多快樂。

反正有孩子爸在家,不急。

她喜歡坐火車、汽車,欣賞路途中的風景。

但車站要過安檢的,哪怕小力士的掩護殼做得再好,她也不敢冒險沖關。所以,在進入大城市之前,她把小力士放回柏家。

她人不回,繼續在外邊晃悠。

柏少華不管她,除了小力士,她身邊還有別人跟著。

單身快樂,唯一不好的是,她幾乎一路上都聽見有人在談論“香香公主”在國外如何如何。..

她很討厭茶室三美,自動屏蔽聽力不想聽她們的消息。

一想到她們在云嶺村她就不想回去,和未來回郭家的心情有點像。

可是不管怎樣,她坐的班車如期駛進梅安市,然后被堵在省城回不去了。

大雪封路,相關部門正在連夜清除路障,班車暫時無法通行,乘客們紛紛在附近的一間酒店辦理入住。他們是到梅林村賞花賞雪的,沒想到被堵在路上。

有些人定好假期而來,有些人是自由行,不趕時間。班車延誤,擔心訂好的房間被取消,很多客人在用餐時間紛紛給客棧打電話溝通。

和他們相比,蘇杏就悠閑多了。

“哎,我叫馬麗,你也是來旅游的吧?”一位年輕姑娘笑著和她搭訕。

這姑娘挺健談的,而且同車同座同餐桌,相當有緣。

蘇杏笑了笑,“不是,我家住在那邊。”

馬麗姑娘眼睛一亮,“真的?!哪里?梅林,下棠,還是大馬?”

“都不是,是隔壁一個小村子。”蘇杏好笑道,“不是旅游村。”

“哦。”真可惜,馬麗一臉失望,“我本想占占便宜的。”

知道對方在開玩笑,蘇杏笑了笑,繼續吃飯不說話。

馬麗吃了兩口,又好奇地問:“那你知道‘香香公主’住哪個村嗎?”

一聽這名字就有點膩歪,蘇杏瞅她一眼,“你是她的粉絲?”

“當然不是,她的香對女人無效,我粉她干嘛?”馬麗回她一個無語的表情,“我是好奇,想看看她居住的地方。”

蘇杏:“……”

得,看來三合院一樓要升級名人故居了。

說來那嚴華華真有福氣,她家的房租又要漲了吧?趁機賺個盆滿缽滿。

馬麗等不及她的回應,兀自說著:“看過一些圖片,那里環境不錯,可惜太危險了。聽說那個村的路特別難走,走到半路還要小心被大水沖走……”吧啦吧啦。

蘇杏時不時點一下頭,“確實很危險,之前那里出過事。”

不希望再有陌生人進村,三觀不同無所謂,最怕別人看她不順眼使勁膈應人。比如那茶室二美,之前對小百合沒什么感覺,漸漸的也變得討厭起來。

可能她太小氣了,不過真的好氣呀!希望游客盡量少一些,不能再多了。

“……把那姑娘嚇得夠嗆,身上被捏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可憐喔。”

“……有人說是那叫森田的女人搞鬼,收了人家的錢把她賣了。”馬麗身邊一個叫阿賀的年輕男人說。

另外一個大叔接話,“知人知面不知心,皮相長得好的人心地未必好。”

“就是呀,很多明星都是被自己的經紀人擺了一道,內賊的心眼忒壞……”

眾人七嘴八舌地發表見解,為那“香香公主”的遭遇掬一把辛酸淚。都是坐同一輛車的乘客,所以坐同一張大餐桌吃飯,夠熱鬧。

蘇杏剛咬了一口包子,無意中聽出事情不對,不禁凝神聽了幾句,最后忍不住問:

“森田她們怎么了?”

聽見她問,馬麗驚詫地看著她,“不會吧?你沒聽說?”

蘇杏訕然一笑,“我手機前陣子死機,剛通網不久。咋了?森田她們怎么了?”

“嗐,這說來話長,你自己上網搜搜。”最討厭和跟不上時代的人說話,馬麗繼續和大家高談闊論。

蘇杏聽得莫名其妙,索性自己在手機上搜。

原來,元旦過后不久,茶室三美應邀踏上別國的領土接受采訪,拍寫真。期間,不少富商和媒體千方百計地接近她們,還私底下競相出高價請小百合跳舞。

小百合本來就是舞者,森田她們便接受當地一位出手慷慨大方的富商的邀請,讓她去為對方慶生獻舞。

身上的香仿佛隨著年齡的增長,情緒的波動而變得濃烈。

就在當晚,小百合在舞動時散發出來的清馨之香,讓主人家和幾位男賓客失去理智沖了上去。

巧的是,當時森田、柳惠都不在她身邊,僅有的一名女保鏢被人纏住脫不開身。

幸虧有記者喬裝侍應潛進去挖新聞,把小百合給救了。

過后,一名會說日語的記者勸小百合說國是法制國家,應該控告對方強.奸未遂。

身心再一次受到傷害,小百合又恨又怕,于是不顧森田二人的反對就把人給告了。

富商那邊也不甘示弱,聲稱要起訴小百合,說她身涂迷.香,媚行惑眾,故意引誘賓客失控以達到索取錢財的目的。

如今雙方僵持著,接受警方調解或調查,不依不饒。

各執一詞,案情又不公開,流言四起,各種版本的猜測全了。“香香公主”的名頭有點響亮,吃瓜群眾焦急坐等記者們大展神通,把真相的發展公諸于眾。

看到這里,蘇杏沒興趣再看,放下手機安靜吃飯。她對別人的事不感興趣,更沒想過要主動幫她們一把。

她從來不敢小看別人,更不敢高看自己。

在為人處世方面,別人一個個能著呢,哪用得著她幫忙。

看書啦(201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