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72回
更新時間:2018-06-11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作品:《》

在這次事件中,婷玉屬于獲益者。

玉璧和許愿圖融匯已久,蘇杏拋出玉璧等于驟然間削減一半功力。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自毀功力,讓她在昏睡中咳出一口鮮血,把外界眾人嚇個半死。

這還不算,婷玉在打架,她在體內疏導力量的融合,以防出現沖突。

打斗中少不了跳躍,偏左偏右,像坐上一趟急速的無規則行駛的過山車,把她甩得暈頭轉向。

她的意識無法在婷玉的體內停留太久,否則兩人皆有性命之憂。

等回到許愿圖那里時,發現它身上的光芒飄忽不定,頭重眼暈的她本能地上前調整,修復因失衡而浮動的靈氣。

待一切穩定,她從沉睡中清醒過來時,發現已經是兩天之后。

“……太嚇人了,還以為你被那啥附身了呢。不敢移動又不敢叫醒你,怕你走火入魔。”筱曼削著蘋果,一邊說起那天的情形,“只好請醫生上門幫你看病。”

病因是力竭而衰,好好調養幾天就沒事了。

“關鍵是那天晚上碰到一伙歹徒想入室打劫。”云非雪啃著蘋果,興味盎然地說,“幸虧咱們的安保系統牢靠,那些人進不來……”

那些人越過鐵門,來到古堡門口。由于進不來,一氣之下開槍狂掃一通。

如今城堡的外墻多了好些彈孔,可惜了,還是古堡來著。

蘇杏默默聽著,有點反應不過來。

仿佛一覺醒來,發現所有的倒霉事全部湊到一起來了。

“莫雅說可以修復,少華不肯,說百年之后是一個歷史痕跡。”筱曼削好蘋果,然后自己咔嚓咔嚓地吃了起來,“還好我冒死全程錄拍,留著以后當傳家寶。”

說冒死夸張了些,畢竟歹徒一直在門外。頂多心里怕怕的,怕那扇門頂不住。

“被搶劫很好玩嗎?彈孔有什么可紀念的?”云非雪不懂文藝青年的邏輯。

蘇杏倒是了解,“紀念當時的心情吧?安全又刺激。”

筱曼打個響指,“對,就是那種感覺。”

云非雪依舊不太懂,“肯定安全,這不是明擺的嗎?”

屋里全是異能者,能讓外邊幾個非主流青年撂倒?奇怪的是,那群年青人把外墻打出一排蜂窩后就開車走了。

安德說他們可能顧忌屋主人多,還有槍支,不敢戀戰。

那晚還報警了,這兩天都有警察過來問話,挺禮貌的。

由柏少華請的律師跟他們周旋,向相關部門申請在莊園范圍內布置各種機關,飼養猛獸護院。畢竟前幾任屋主都有家人遭難,現任又遭到襲擊,不得不防。

因為法律規定,屋主要受到性命威脅才可以反殺。否則鬧出人命的話,屋主要負大部分責任。

希望特殊情況,能夠特殊對待。

如若通過,日后陌生人擅闖私人禁地都只有死路一條,能否走到主屋要看入侵者的本事。

蘇杏聽到這里,立馬猜到柏少華的用意。

他這是借題發揮,給自己敵人雇傭的殺手挖坑。所謂的敵人,除了生意場上招惹的死對頭,還包括他的親兄弟,或者她的仇家。

當然,不管敵人來不來,有備無患能讓阿普、莫雅住得更加安心舒適。

三人說了一會話,蘇杏的嗓子略啞,忍不住咳兩下。

“沒事吧?”筱曼、云非雪同時望來。

蘇杏擺擺手,“沒事。”

心口有點疼而已,終究傷了元氣,否則不會咳血,而昏睡中的她一點感覺都沒有。

“那你再睡一會兒,今晚吃過飯一起去海邊散步?”云非雪建議。

蘇杏點點頭,“好,我等你們約時間。”

三人說好了,云非雪率先離開。

走在最后的筱曼回頭瞅了蘇杏一眼,忍不住說:“別想太多,你又不是故意受傷的。再說,我看他不像生氣的樣子,是你想太多了。”

什么冷暴力,他舍得么?

蘇杏:“……”

太討厭了,在此人面前,她的隱私權形同虛設。

筱曼撲哧地笑了,離開臥室,順手幫她掩上房門。

人一走,室內一陣空曠清冷,蘇杏嘆了一口氣。慢慢躺回床上,回憶今早醒來時所面對的一切。

見她醒來,孩子們欣喜若狂。孩子爸說著關心的話,表情卻一直淡淡的。

原來那天晚上,柏少華的車離開敏感地段之后,找人帶他先一步瞬移回來。

本想給她一個驚喜,結果一到家便看見一場混亂。接著有人告訴他,她在陽臺昏睡不醒還咳了一口血。

據少君描述,當時少華的臉色黑得跟墨汁似的。

也是,前一分鐘剛答應他不練功的女人,后一秒鐘就魔怔似的,他心里不冒火才怪。

哪怕她醒了之后,有意向他解釋,他卻顧左右而言他。一副“我了解,我明白,但不想聽你解釋”的表情,著實讓人惱火。

他溫和依舊,言行之中缺少往日的一點暖心。

她知道,他這回真的生氣了,看那樣子是要冷她幾天。

冷就冷吧,不管什么原因,讓他和孩子們擔心就是她不對。

換個角度想,如果今天是他為兄弟去冒險,她無法阻止但肯定會生氣,會擔心。

他緊張她,她很開心。

但是,婚姻家庭無小事,如果這件事處理不好,兩人隨時可能因為性格問題說拜拜了。

唉,這么一想,她的頭更沉了。由于身心疲累,很快便再次沉沉睡去。

與此同時,柏少華正在書房里接聽一個電話,聽著手下匯報小巫女遇襲一事的后續發展。

秦煌夫婦的所在國度比較亂,一向是異能者去歷史的地方。加上他對妻子的承諾,每次亭飛出行,除了她本身的護衛人員,還有他安排的人手跟隨在后。

出事的當晚,秦煌湊巧有一場會議要參加,輕易不能打擾。

可見這是一次有組織有計劃的突然襲擊,華夏的隊伍里還藏有內鬼,還不止一個。

像這種縝密的計劃,光靠一個人根本無法推動和執行。

找內鬼,查出事情的真相就交給華夏官方操心了,他不插手。

據手下人匯報,當時小巫女險些喪命,后來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奮起反殺,片刻功夫讓敵人全軍覆沒。

一股來自東方的神秘力量實在太給力了!

——來自他手下的由衷贊美。

說說這次的意外收獲,他的手下在撤退的時候,順手把那名由異能者改造而成的殺人工具帶回研究所。

另外兩名敵方異能者和一張從內部腐爛的人皮,被華夏官方交給駐在國的官方共同研究。

據說小巫女身受重傷,奄奄一息。被林氏機構的醫療組搶救回來之后,連夜急送回國治療。

“不可能,她當時看起來比我還健康!還替我把手臂接回來,臥槽,連傷口都沒了,簡直太神奇了……”吧啦吧啦,又是一連串的贊美語句。

有趣的是,那名險些擊殺成功,卻莫名其妙地敗給亭飛的速度異能怪物,不見了。

看書啦(201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