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835回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正文卷

這騎馬場是柏少華以前聽生意上的朋友提過的,老韓他們都說適合一家大小來玩。

之前他是一笑而過,但見娘倆一出去就遇到不痛快的事,便想著帶她倆在這里散散心,玩夠了就一起回家。

他比娘倆早到一天,碰到不少熟人。

這不,蘇杏還沒吃完,他就被電話叫出去了。

“都是生意上的朋友,也算熟人,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見見?”他離開前問。

“不去,開半個月的車把我累死了,吃過飯我睡會兒。”蘇杏果斷拒絕,她現在沒心思應酬。

“那好,”柏少華起身,經過身邊時伸手撩一下她的下巴,輕.佻道,“冰箱里有西瓜,賞你的,我的黑美人。”不出意外地收獲他家黑美人的一枚白眼球。

等他換好衣裳出門了,蘇杏又慢吞吞吃了一會兒。

確定這段時間足夠他走遠,她迅速夾幾樣孩子愛吃的菜和冰凍西瓜端到小染門口。

錚,一把小鋼爪攔在門口。

“主人說過他要反省,任何人不得接近。”

蘇杏默默望向鐵面無私的小能,淡定地說:“我是任何人嗎?我是他親媽。”

“任何人里邊當然包括親媽在內,除了主人。”小能看著她,“夫人,我主腦里的百科全書比您的還要全面,休想用文字的涵義誑我。”

蘇杏:“……我非要進呢?你敢打我?”

“不敢打,”小能收起小鋼爪,“主人說如果您蠻不講理,我可以妥協。但我一直以為夫人您是比較理智的類型,沒想到……”失望地搖搖頭。

唉,簡直跌碎它的視覺液晶玻璃屏。

看著它無奈離開的背影,蘇杏:“……”

物似主人形,好想揍它一頓。

由于孩子爸故意放水,她得以順利進入兒子的房間。

本以為兒子正在傷心落寞,沒想到,她剛打開房門便嚇了一跳。映入眼簾的是無數懸掛在半空的物件,臺燈,便簽紙和筆,還有幾張凳子,沐浴物品等。

而她的兒子面容清冷地盤腿坐在床邊,聽見開門聲,原本緊閉的雙眸倏然睜開。

“兒子?”蘇杏驚疑地喚了一聲。

“媽?”

少年一開口,眼神立馬恢復往日的天真無邪。但他說話的同時,室內的物件咻地一齊掉落。

幸好他眼急手快,一揚手,讓所有物件繼續停在半空,再手眼并用把所有小物件放回原位。

等他把室內的凌亂處理完,蘇杏才捧著吃的來到他房間的小陽臺。

“你不是在反省嗎?”她看著不像,“快過來,先吃點東西。”

小染隨她走出陽臺,一邊嘮叨,“爸知道會生氣的。”

“生氣就生氣,他罰你,你就當鍛煉身體,這不正好嗎?”天天做的事加了幾倍而已。

和親媽一樣心大的少年覺得有道理,于是甩開思想的包袱痛快地捧碗吃了。

等他吃得差不多了,蘇杏才問他,“知道自己錯哪兒了嗎?”

“媽,你也覺得我做錯了嗎?”小染有點郁悶。

“你為媽出氣,這一點沒錯。”蘇杏開解他,“錯在出手太重,她是口舌之禍,讓她摔掉牙就好。現在牙齒金貴,我再跟她打官司敲一筆,她不死也脫層皮。”

“現在好了,她腰斷了極可能癱瘓,我都不好意思找她麻煩。”

蘇杏不想明說伍雪青已經癱瘓,更不打算找婷玉給對方醫治。對方在大庭廣眾之下毀她名節名聲,心思惡毒,有此下場是自找的。

若把她治好了,她不天天追著自己鬧才怪。反正跟伍建軍的梁子一早已結下,不差這一回。

“誰讓她嘴巴那么壞,跟梅林村那些人一樣。你都不認識他們,他們卻胡說八道。”小染不開心地拿起一塊冰西瓜啃著。

他的話,讓蘇杏汗毛直豎,“兒子,你把梅林村的人也整了?”

慘嗎?癱了幾個?

天哪!她怎么一點動靜都沒聽到?

“她們說爸在外邊有別的女人和小孩,還說你們可能早離婚了,要不就說你為了錢當沒看見。”聽得他心煩,“所以稍微整了一下。”

比如摔摔跤,牛跑了,豬撞人了,喝水被嗆著之類的惡作劇。

蘇杏聽罷松了一口氣,輕拍心口,安撫自己受驚的心靈。

“你知道他們為什么說我嗎?”這孩子不疏導疏導是不行了。

“妒忌唄,爸說過。”小能有按時把他的所作所為轉達給親爹。

某媽有點炸毛,“那你還跟他們計較?你是男子漢大丈夫,心眼不能太小。”她喜歡心胸廣闊的男子漢。

“心眼大就要任他們亂說?那我還是心眼小一點的好。”小染啃著清甜的西瓜,心情變得好好,“嘴巴一時爽,應該全家火葬場,我不那么做是我善良。”

啊卟,這小子在網上學的道理比她多。

“不許吃了,”孩子媽劈手奪過兒子手中吃到一半的西瓜,“繼續反省。”端起盤子走了。

“給我留一塊啊媽……”

少年欲追,房門在蘇杏出去之后砰一聲關上。

“明天日出之前你不能出門,乖乖的,別吵我充電。”

小能在外邊扔下這句話,然后站在門口一邊充電,一邊擔當沉默是金的門神。

小染繼續關小黑屋反省,蘇杏穿著一套寬松睡衣,在客廳的大陽臺上網查閱教育類文案。她要向世上所有的成功家長學習,吸取有用的經驗回家教育孩子。

那臭屁孩子,以前擔心他太弱無法生存。如今她又要擔心他太強,讓別人無法生存。

當媽真煩,當熊孩子的親媽煩上加煩。

陽臺上,蘇杏撓了一次又一次頭,扯下煩惱絲無數……

直到晚上十點多,孩子爸回來了,她幾乎崩潰地把煩惱砸給他。她敢肯定,孩子那一半任性的基因是遺傳他的,因為她從來不任性。

最后一句讓他忍不住笑了。

“好,我的錯,他的教育我負責。”

三個孩子的教育一向是他負責,剩下的明明是她的基因在作祟,非要賴他。上前吻住吧唧吧唧不停埋怨的她,把人抱回臥室,互相撕扯對方的衣裳滾到床上……

而另一邊的小黑屋里,少年一直在練他的異能移物。直到頭大如斗,眼花繚亂,雙眼轉成紋香狀倒在床上為止。

到了第二天一早,小染被放出小黑屋吃早餐,準備去騎馬。

蘇杏見他神情有異,不禁揮揮手,“兒子,你眼睛散光嗎?”眼珠子飄來飄去的。

“沒有。”

到底是年歲小,讓他用意念移動物件,不用眼睛,結果一不小心還是用了。

反力過猛,眼暈,拿起桌布當餐巾擦擦嘴角,拽倒一杯牛奶幸虧他及時拿住杯子……的杯底,奶白色的液體飛流直下三千尺,灑了一地。

孩子媽:“……”

大文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