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良醫-第二百二十四章 母親和弟弟
更新時間:2018-07-08  作者: 寂寞的清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金玉良醫 | 寂寞的清泉 | 寂寞的清泉 | 金玉良醫 
正文如下:
第二百二十四章母親和弟弟

第二百二十四章母親和弟弟

寂寞的清泉:、、、、、、、、、

這封信的確夠厚,有十幾頁紙。幾乎一大半都是想陸漫的情話,特別是聽說她懷了身孕,他激動難耐,還專門給他生母燒了紙,告訴她自己終于有后了,又囑咐陸漫要注意身體,不要再去給人看病……最后兩頁是夸她的望遠鏡和迷彩服多么好,為他們執行任務提供了多么大的幫助。因為怕他的望遠鏡被長官惦記去,他一直是藏著掩著用的……

這家伙,臉皮也夠厚,真不像他的性格。還有,從信里哪里看得出他走的時候他們鬧了那么大的不快和分歧。

又聽那個護衛說,北地很冷,現在那里還是滴水成冰,有些地方的雪足有三尺厚。姜展唯領導的營叫黑暴營,因為任務特殊,走的一般都是非常人走的路線,條件甚至比其它軍營還要艱苦得多……

長公主聽了,又是一陣哭,眾人又是一陣勸。陸漫的鼻子也酸酸的,他再是庶子也是嬌貴著長大的,卻要受這種苦。

老駙馬卻說了一句聰明又討恨的話,“哼,自找苦吃,怨得了誰。”

日子一晃到了二月十九,陸漫很準時地讓人去把宋默接了來。

小家伙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看陸漫的肚皮,遺憾道,“肚肚怎么還沒長大啊,好急人的。”

陸漫被逗得咯咯直笑,親了親他漂亮的小臉,說道,“要到下個月,肚肚才能長大。”

段嬤嬤笑著跟陸漫說,“哥兒今天起得特別早,給老王妃請完安后,就巴巴地站在門口等著三奶奶派人去接他。”

陸漫聽了,又捏了捏他的小俊臉。

宋默順勢倚在她的懷里說著苦惱,“家里不好玩,不熱鬧。原來有祖母、爹爹、我,還有兩個側妃。現在,那兩個側妃都被攆走了,家里就更冷清了。”

陸漫愣了愣,她知道魏側妃死了,怎么連蔣側妃也被攆走了,她也犯了什么事?

等宋默和姜玖去了院子里面玩,段嬤嬤才悄悄告訴陸漫,“聽說蔣側妃在給郡王爺的湯里下了藥……”

段嬤嬤在東輝院里住的時間比較久,跟陸漫已經很熟悉了,所以會說些心里話。她說,好像蔣側妃聽說老王妃又在給和郡王張羅找女人,就著急了。她想早些懷孕,可和郡王一直不去她的院子。那天,她親自煲了一盅補湯送去和郡王的書房,和郡王喝了以后沒把持住,當時就把她給辦了。等和郡王清醒后,覺得有些奇怪,就讓人把剩下的殘湯拿去檢查,結果真從里面檢查出了春藥。和郡王現在最恨的就是下藥,居然還敢給他下。氣得讓人給蔣側妃灌了避子湯,把她攆去了別院……

陸漫不覺有些好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個男人可以找幾個女人的地方就必定會掀起血雨腥風,這是定律。

豌豆黃也是在這一天上午回來的,回來的時候成了一個泥貓。若不是它特殊的長尾巴,還有極具穿透力的貓叫聲,連青青都不認識它了。它一走十天,也沒聽說京城哪里雞狗被咬死,陸漫猜測它或許是跑出京城玩去了。

它困極了,閉著眼睛由著婆子給它洗澡,刷牙。之后,青青把它抱去耳心里歇息,宋默去扯了它半天貓耳朵,都沒能把它扯醒。

晌飯后,宋默在東側屋里歇的晌。一起來,就被下人把他和姜玖帶去了鶴鳴堂玩。

陸漫的孕期反應就是嗜睡,早上她不好意思睡懶覺,按時起來處理家事。但晌覺睡得久,基本上要睡到申時,別人都不會在這時候打擾她。

她正睡得迷迷糊糊,柳芽突然進來把陸漫叫醒,說道,“三奶奶,姑太太和舅爺來了!”

陸漫睜開眼睛,人也一下子坐了起來。說道,“你說什么?”

她麻利的動作把柳芽嚇一跳,趕緊扶住她說道,“哎喲,三奶奶慢些。”又笑道,“前院人來報,姑太太和舅爺來了,馬車停在大門口,王嬤嬤已經迎出去了。”

說著,柳芽服侍陸漫穿上薄襖棉裙,扶著她出了上房門。

來到院子里,就能隱約聽到前院傳來的說話聲。她們出了垂花門,來到穿堂,看到從前門走進來幾個人,最前頭的是一個穿著墨綠色棉褙子的美婦,正被王嬤嬤扶著向這邊走來。

不用別人介紹,陸漫就知道那個美婦是何氏,因為她跟陸漫長得太像了。她保養得很好,粉面桃腮,風姿卓越,看著像不到三十歲的年紀。

何氏也看到陸漫了,猛地向她跑來,哭道,“漫漫,娘的漫漫,娘終于看到你了。”

看到她的人,再聽到她的聲,陸漫一下生出那種血脈相連的感應,眼淚也隨之涌出來。

這就是她這一世的母親!

陸漫喊了一聲“娘”,也大步向她走去。若不是柳芽硬扶著她,她也會跑。

何氏跑到陸漫的面前,雙手捧住陸漫的臉,看了又看,眼淚如斷了線的珍珠,流都流不完。

陸漫也輕聲哭道,“娘,娘,你終于來看我了,我好想你啊。”

何氏又一把把陸漫摟進懷里,大哭起來。邊哭邊說道,“漫漫,娘的漫漫,娘也想你啊……”

王嬤嬤在一旁勸道,“姑太太,三奶奶,這是好事,快莫哭了。”

一個少年人的聲音傳來,“娘,姐姐還沒看到兒子呢。”

何氏忙把陸漫放開,拉著一個少年說道,“漫漫,這是你胞弟,承兒。”

少年長得面如桃瓣,目如秋波,容貌如畫,偏瘦,跟陸漫有七、八分像。穿著一身雨過天晴色細布長袍,頭上束著木簪。長袍雖然有些皺褶,卻是一塵不染。他正抿嘴笑著,笑容比天上的春陽還明媚,目光比雨后的晴空還干凈。

這是自己的親弟弟!

陸漫覺得自己這具皮囊已經美得不可方物了,而一個男孩子長成這樣,就太太太過俊美了。

陸漫前生今世終于有了個同胞弟弟,還是這樣一個花樣美少年,激動得不行,一把把何承摟進懷里,哽咽道,“承兒,弟弟。”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sgxsw

相關、、、、、、、、、、、、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寂寞的清泉其他作品<<農嬌有福>> | <<農女錦繡>> | <<嫌夫養成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