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農女不缺田-第七十八章 京圈
更新時間:2019-09-28  作者: 汝有木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穿越農女不缺田 | 汝有木兮 | 汝有木兮 | 穿越農女不缺田 
正文如下:
(文學度)

謝堇銘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刺鼻的胭脂水粉味道,他要趕快回家凈身,省得娘知道了,再誤會他去了什么煙花尋柳之地。怎么每次這種苦差事都讓他給遇到?

“姑奶奶,我這次可幫了你個大忙,你不表示表示?”

“你不是一直想要麻將嗎?明日就高定一副送到謝府。”

“姑奶奶你也太大方了,我最近是不是發了什么橫財?”

“也沒什么,就是干了幾件殺人越貨的事。”

唐一芩起了逗逗謝堇銘的心,隨口說道。

“姑奶奶,你也太強悍了吧!都搶了誰家的?下次能不能喊著我一起?”

“就是娛樂區的賭坊和玉牌坊。”

“這你都敢,不怕被破閣的人追殺呀!那絕對是有去無回的存在。”

“這不是有你和無衣門嗎?”

“姑奶奶,你還是饒了我吧!我還想再活五百年。”

謝堇銘一臉的苦瓜相,這不是他姑奶奶了,是他祖宗,誰都敢惹。看來他有必要好好跟姑奶奶普及一下京城的勢力了,不然哪天咋死的都不知道。

“騙你的,唐記和紅顏閣掙得錢夠我花的了,這點錢我還是出的起的。”

“姑奶奶,你可嚇死我了。不過我覺得我們還是很有必要找個地方,好好絮叨一下京城的勢力。”

唐一芩點了點頭,這次謝堇銘總算靠譜了些。

京城總共有四大世家,分別是陳家、吳家、戈家、還有我謝家。陳家出了一個皇后,陳妘壁當今皇后,賜號為妘兮。就算陳家是沒什么是實權的翰林學士,有皇后做靠山也不小看了去。吳家,也就是今日我們所去之地,大少爺就是吳庸,還有一個庶子名叫吳奇。吳家主要是御史大夫,還有一個貴妃在宮中,深得皇上寵愛,勢頭一點也不比陳家差。

戈家,也就是左丞大人,官職僅在皇位之下,更是一代忠臣,不過聽說為人太過于古板,不喜與商人打交道。有一子,樣貌英俊、才華橫溢,又留戀于風花雪月,是京城出了名的風流才子。就因為此事,聽說丞相氣得不輕,都臥病在床了。這戈公子也是厲害,放在他身上,那絕對的掉成皮。

謝家,除了有些底蘊之外,官職也平平,娶了門當戶對的吏部尚書之女。之前被貶職,元氣大傷,說來也是這四大家中,最弱的一個了。

除了四大家之外,還有一些勢力也是非同小視。右丞阿諛奉承,深得皇上信任。如果不是有左丞牽制,怕是朝堂要被攪個混濁不堪。太尉也是當朝元老,與左丞極像,古板、愚忠。將家,將軍府,常年在外征戰,立下功勛赫赫,在京城也有些舉足輕重的地位。

還有兩個特殊的存在,就是京城第一首富,金家。富可敵國,一直是中立位置,未成見與誰結交,倒也一直相安無事。另一個就是魄閣,更是京城中不愿提起的存在。殺人于無形,無處查尋。就是因為它的存在,那些京城大家,不得不花重金招武藝高強者,省得哪天睡著睡著就嗝屁了都不知道。

“右丞如此厲害都沒有入到四大世家之列?”

“京城的四大世家是早些年間就存在了,當時他們都只是經商之人,財力雄厚,便開始慢慢走上的官道,也就一直延傳至今。”

“原來如此。”

看來京城比唐一芩想象的還有復雜的多,她現在也就是個不值得一提的小人物,任他們中的誰,都能分分鐘將自己捏死。她要上進,要成為強者!

唐二貴悠悠的從昏迷中醒了過來,他這是在哪里?他是誰?腦子混濁一片,當看到身上壓著的美嬌娘時,他再也不去想,猴急的去做不了描述的事情去了。

唐一芩回到家里,還是將唐二貴和唐柱來京之事告訴了王桂花。

王桂花聽后,氣的恨不得跑過去打死唐二貴那個不孝子,怎么就生了個如此混賬的兒子。他以為京城的那些勢力真的是如此好攀附的,一個不注意就極有可能人頭落地。還有那個糟老頭子,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這事就隨他去吧,老頭子要是被他折騰沒了,我饒不了他的。”

“二姐,要不我去吳府要人?”

“三弟怕是不會輕易把爹給我們,那是他手中的王牌,而且爹也未必承我們情,找靜觀其變吧!”

看著唐一芩為難的樣子,唐語庭下了一個決定,為了更好的與吳家做對抗,他要入魄閣。

入夜,唐語庭施展輕功,穿梭在大大小小的巷子里,來到那個傳說的地方,隨手將字條扔進去,不曾多看一眼,又離去。

“誰,下來。”

“小可愛我們又見面了,看來你的警惕性還挺高的。”

戈宇軒從房頂上飄落下來,順勢躺在唐語庭的身旁。還未等他睡個穩當,就硬生生的挨了一腳,滾到了床下。

“小可愛你就不能下腳輕點嗎?你這是要謀殺親夫啊!”

戈宇軒一點也不嗔怒,自覺的坐在一旁喝著茶水。

“你來做什么?”

“還沒有猜到嗎?難不成見了我,小可愛的智商都下降了。”

唐語庭只不過不敢相信居然是這個變態,如果他知道,死都不會找上魄閣的。

“小可愛不用為魄閣賣命,我也可護你們周全,還是小可愛為了見到我,才想的法子?”

唐語庭有種被剝光了羞辱的感覺,忍無可忍,無需再忍。唐語庭一個掌風向戈宇軒掃了過去,戈宇軒一個起身,輕巧的避過,悠閑的放下杯子,還未等唐語庭再打出第二招,閃身到其后,將小人兒抱了個滿懷。

“混蛋,你放開我。”

“我若不放呢!”

“我總有一天會讓你后悔的。”

掙脫不開的懷抱,唐語庭使起了小孩招式,上嘴去咬。牙齒穿透了戈宇軒的肌膚,一股腥甜的味道溢滿唐語庭的口腔。他憎恨自己,居然沒有一絲厭惡。

良久,唐語庭松開酸痛的牙齒,剛想將口中的血腥吐掉,被戈宇軒一個抬下巴的動作,如數的進了肚子里。

“小語兒,我現在身上有你給我的印記,你的體內也含有我的血液,我們將會永生永世糾纏在一起。小語兒你咬的可真狠,痛死我了,我要回去處理傷口了,改日再見。”

這點傷痛對于戈宇軒來說算不上什么,他只不過找個借口離開。不能把小人兒逼的太緊,再下去恐怕就會出事。

戈宇軒飛身離開,唐府發生的一切都清清楚楚的落在了唐一芩的耳朵里,知道來者,她也就放下心來,繼續睡著,時不時的再偷聽一下。妖孽追妻之路不易,加油呀!姐支持你,但前提不能傷害到我家語兒,不然姐就先讓你斷胳膊斷腿。

唐語庭躺在漆黑的屋里,縮成一團,緊緊的抱住自己,無聲的抽泣著,活像一只受傷的小怪物。他想過等安頓好二姐和娘,就娶個溫柔賢惠的女子,可戈宇軒的出現算什么?他的整個腦子都快要壞掉了,現在還全部都是戈宇軒的身影,他恨他!文學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