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農女不缺田-第七十九章 生生世世
更新時間:2019-09-29  作者: 汝有木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穿越農女不缺田 | 汝有木兮 | 汝有木兮 | 穿越農女不缺田 
正文如下:
(文學度)

他戈宇軒才不管別人怎么看,他認定的人一定不會放過,生生世世,永生永世,只能是他們。

早起,唐語庭微紅的雙眼還是被唐一芩看了個仔細,頓時心疼不已。弟弟一定是嚇壞了,她有空還是去開導一下,順便好好找戈宇軒“談談”。嘿嘿

“小芩兒,怎么有空到我這里來?”

“當然是來好好找你談談心你昨天怎么欺負語庭了?今早一雙小鹿眼睛紅彤彤的,讓我這個家姐都看不下去了。”

在唐一芩的印象里,這貌似還是第一次見傲嬌弟弟哭,就算以前對他又打又罵,也沒見他掉過眼淚。看來這次真是委屈急了,才這般模樣。

“小語兒哭了,我的不是,你想怎么懲罰我?”

認罪來的太快了點吧!唐一芩假裝鎮定,一屁股坐在了戈宇軒旁邊,還是要好好說教一番才行。

“語庭他還小,過了這個冬天也就才十二,你至少給他幾年成長的時間。還有他什么也不懂,以后不許你用風流的手段嚇唬他。”

“我看上去真的那么壞嗎?”

“不是看上去,你本身就寫滿了風流成性。”

“以后我改,改成蕭焱轍穿一身黑。”

戈宇軒的話,讓唐一芩很快有了畫面感,但是她不敢再往下想象下去,否則連三皇子的形象也要被他糟蹋的所剩無幾。

“你們的這種關系很難被世人認可,答應我不要為難語庭,讓他自己做決定。”

“如果他沒有選擇我呢?”

“那就請戈公子另尋佳人吧!”

哪怕是教授的兒子,唐一芩也不允許他傷害自己的弟弟,她的家人,應當她來守護。

“好一句另尋佳人,你可知人一生,一心只能容一人,恕我難以答應唐姑娘。生生世世定與他糾纏不休。”

一心容一人,唐一芩沒想到外表風流的戈宇軒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情情愛愛本就是世間最難說的一件事情。如此她也只能祈求兩人可以同心。

“那你至少給他幾年適應的時間,不要輕易傷害他,不然我也不會放過你。”

唐一芩說要,兩人相視大笑了起來。戈宇軒也很意外唐一芩答應的如此痛快,雖然他和小語兒八字還沒一撇,但他知道唐一芩的態度也很重要。至少唐一芩在小語兒心里的地位很重,如若唐一芩反對,他和小語兒的道路真的是難上加難。

生亦何歡,死亦何求!

“這是玉清膏,敷上去,眼睛會很快消腫。麻煩小芩兒轉交給他,我怕是不方便與他相見。”

當著她的面秀恩愛,虐狗呀!唐一芩為了避免更高瓦的電數,決定還是先走為妙。

“你這不孝子還嫌在外面不夠丟人的,給我滾進來。”

“大家伙給我評評理,我要是進了這個大院,還不知道該怎么被折磨呢!”

唐府的門口早就被圍了個水泄不通,唐一芩扒開人群,就看到唐二貴和柳婉跪在地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地上還躺著一動也不會動的唐柱,嚇得唐一芩趕緊上前試探了鼻息,異常的微弱。

唐二貴見唐一芩已回,剛想上前抱住她的腿,就被唐一芩一腳踹翻在地方,瞬間嚇懵了他。

“打人啦救命啊”反應過來的唐二貴當街大喊道。

唐一芩笑了笑,又給他一巴掌:“你知不知道爹快被你們害死了,怎么想嘗嘗坐大牢的滋味嗎?夏荷快去請個大夫過來。”

一大早他就被吳庸趕了出來,臨走前還在著他踢了幾腳,剛好踢在了他的頭上,事情都被他想了起來。

“吳少爺,你別趕我們走。你不是想知道我二姐的情況嗎?我都告訴你。我和她都來自鄉下的錢塘縣,一年前我爹要將我二姐賣掉,二姐不從,就撞門了。她命可真大,這都沒死。醒了之后,像變了個人似的。簡直就是妖女,把我們一家霍霍的不成樣子,她自己過的倒是越來越好了。在縣里開了兩個鋪子,一個火鍋店,唐記。另一個胭脂鋪,紅顏閣。她有錢之后居然不拿來孝敬我爹,都自己花了,我爹這不是病重了,我才來找她的。”

唐記和紅顏閣居然是唐姑娘,真是深藏不露啊!

吳庸突然笑著對唐二貴說:“既然你說這兩個鋪子都是唐姑娘開的,為了證明你沒有騙爺,去唐家把地契找到。到時候爺我賞賜你們白銀千兩,還有一處院子,當然鳳仙也會過去陪你。”

唐二貴想到鳳仙那個小妖精,口水都快流一地了,哪還有不答應的道理,之后就是唐一芩看到的那一幕了。

“將爹先抬進屋里吧!”唐一芩吩咐著下人。

唐二貴見唐柱的情況不容樂觀,也不再鬧,萬一真出事了,那他真就得不償失。

“你們不能進。”關門的小丫頭,將唐二貴和柳婉二人擋在了門外。

“你個下人滾一邊去,我們要看著爹,萬一被你們害死了誰知道呢!”

“當他們進來吧!還有對唐府的下人好一點,她們可不受你管,你也只是一個外人。”唐一芩冷冷的說道,她最討厭狗仗人勢之人。

“娘,你聽聽二姐說的什么話,我是她三弟,怎么能稱做外人。”

“呸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也不看看你自己樣子。老老實實聽你二姐的,不然老娘要你們好看。”

唐二貴掐媚的連連點頭,心里早就把她們罵了個遍,等他拿了地契,到時候要她們好看。給她們點臉面,還真拿自己當根蔥了,不過是會掙到錢的小賤人,最后還不是都要落到他手里。

唐一芩對于身后唐二貴一副嘴臉更是清楚的不行,不過她只是有些好奇,唐二貴看起來像是已經回想起之前發生的事了。她放的藥確實只是短暫性失憶,不過時間不會這么短才對,要么就是藥的品質不行,要么就是受到了創擊。這事等她有空,要問候問候小田田了。

“小姐,大夫來了。”

大夫把著脈,臉色越來越凝重。

“你們怎么現在才請大夫,他的身體原本就虧虛,怕是又經歷什么,身體受二次重創,恕我無能為力,還請早做打算。”

王桂花聽完這個消息,備受打擊,看到唐二貴,像是找到發泄口一般。

“你個不孝子,到底對你爹做了些什么?”

“娘,別打了。是爹說想京城的四弟了,我才帶爹來的。大夫也說了爹的身體原來就虧虛著呢!都怪二姐,有錢的時候不給二姐治。”

“你還有臉怪你二姐,別以為老娘我不知道,你二姐天天給這個糟老頭子送著補藥呢!你爹都那樣對你二姐了,你二姐哪點做的夠仁至義盡了吧!又是送藥又是送衣物的,你二姐還想留個丫鬟照顧,被你們趕回來了,說你們能伺候好,這就是你們伺候好的樣子?”

唐一芩在臨走前,為唐柱檢查過身體,只要好好照料,再活一二十年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她沒想到短短離開的幾個月時間,就被唐二貴折磨成這個樣子了。文學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