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宣武圣:從練功加點開始-第二百八十一章 冰州局勢
正文如下:
Hi,賬號:第二百八十一章冰州局勢夜間大宣武圣:從練功加點開始夜南聽風:、、、、、

“其實韓總將的提議,陳師弟你的確可以考慮一二。”

出了東軍的總帳后,趙鎮川看著旁邊的陳牧,想了想還是說了一句。

在難成宗師的前提下,即使陳牧未來修成乾坤領域,問鼎風云榜第一,也就是比逍遙散人等存在略強一些,最多依然只是付景元、馮弘升這種層次,無法比及秦夢君。

但若是陳牧修習軍陣,以他乾坤意境都能練成的天資悟性,修成三才領域總歸不會太難,未來統率一軍的話,就算是姜長生那種頂尖宗師,一樣要退避三舍。

陳牧沒有回應趙鎮川的話,而是負手將目光掠過東軍軍陣,有些感慨的道:“想那換血武圣,憑一己之力,沖殺十萬軍陣如無人之境,不知是何等的場面。”

趙鎮川這時也目光掠過大軍,笑笑道:“換血境雖登臨武道頂點,但歷史上也有換血境存在,被圍殺而死,還是要看軍陣的規模,其人能否殺透。”

“嗯。”

陳牧微微頷首。

若是數十萬大軍圍攻,換血境在耗盡內息之前殺不透,沖不出去,那一樣要飲恨,但只要其能夠殺出去,重新回到天地環境之中,只需要呼吸之間就能恢復全盛狀態,回頭就可以再次沖殺軍陣,這種情況下,軍卒就是有多少人死多少人。

個人武力和軍陣之間,也是看孰強孰弱。

卻不知等他未來武道突破,躋身換血之境后,憑他每一境都淬煉到極限的武力,需要怎樣規模的軍陣,才有可能對他造成威脅。

陳牧與趙鎮川又閑談了幾句后,趙鎮川離開軍陣,沿著玉林軍的行軍路線一路探查,而陳牧則留在軍陣之中,感受這種個體與集體,個人與天地之間的玄妙聯系。

就這樣。

一晃月余功夫,十萬玉林軍終于抵達瑯郡郡府!

也唯有全軍軍卒都是練肉境以上的武夫,才能做到這種恐怖的行軍速度,若非后勤糧道等問題,需要沿途各縣調取補給,行進甚至還能更快一些。

玉林軍不入郡府,在瑯郡郡外駐扎。

隨軍護行的陳牧以及趙鎮川等人,則都已提前一步,進入了瑯郡郡府之中。

在瑯郡內城郡府中。

陳牧見到了許久未見的楚景涑,以及孟丹云等人,短暫寒暄一陣。

“陳師弟。”

楚景涑一條右臂似乎帶傷,隱約可見幾分不便,但整個人精神卻很好,沖著陳牧笑呵呵的迎上來,道:“看到陳師弟你精神完足,我倒是放心了。”

早在聽說陳牧遭到暗算之際,他就為此震驚不已,更擔憂陳牧就此一蹶不振,沒想到陳牧緊接著就揪出了玄機閣,并格殺一位玄機閣大護法,只是武道之路受阻難免可能影響道心,時隔良久再次見到陳牧,卻是精神完足,也讓他微松口氣。

在他看來,以陳牧絕世天資,縱然武道之路受阻,也一樣出路極多,未來練成乾坤領域也能成一代高手,或者參修軍陣一脈,未來統御一軍也是能行。

“楚師兄這是……”

陳牧看向楚景涑的右臂,目光略微停頓一下。

楚景涑渾不在意的笑了笑,道:“遇到了天妖門的一個尊者,不過還是讓我逃掉了,這條手臂休養一個月就能恢復,不影響許多,此戰還讓我有所領悟,我過些時日再嘗試沖擊玄關,把握也更大了一分,說不準這次就……”

說到這里他又不由得停住。

在如今的陳牧面前提什么沖擊玄關,確實不太是個好話題,雖說在陳牧展露絕世天資,登上風云榜,后起而居于前,他這個師兄一直想著要修成宗師,直接一步越過風云榜,但這些在陳牧沒出事的情況下可以隨意敘說,現在就不太適合了。

孟丹云沒好氣的看了楚景涑一眼,然后看向陳牧,道:“陳師弟,石長老還有馮長老他們在主堂議事,你先過去吧。”

“好。”

陳牧微微點頭,往主堂的方向走去。

孟丹云看著陳牧的背影,心中卻不由得嘆了口氣,她早說過貪戀情欲會影響武道……但這也確實不太能怪得到陳牧,畢竟沒有許紅玉,也有陳玥,陳牧總歸是有家人的,其人重情,那就是沒有辦法的事,身在世俗就是會有牽絆,誰也不是無牽無掛的仙佛。

只是玄機閣如此行事,實在陰險歹毒,不配為正道宗門。

“玄機閣……”

楚景涑也在旁邊微嘆口氣,旋即眼眸中也露出冷意。

他兼修三種意境,若是真能突破宗師,越過那關鍵的一關,練成武體,未來的實力在宗師之中也非等閑,練到武體圓滿再掌握領域,玄機閣縱是付景元那種威名赫赫的宗師,他也是絲毫不懼的,到那時候,陳牧在玄機閣身上吃的虧,他可也要和玄機閣清算一二!

當然。

前提是他能夠修成宗師。

不過如今的他也的確比在沙郡時底氣更多了許多,在冰州歷練與天妖門、天尸門等存在交手,他如今不僅武道意志更凝練,也機緣巧合尋到了價值非凡的天地靈物,將六腑進一步淬煉,練的更強了些許,而今沖擊玄關的把握的確是多了很多。

七玄宗至今已有近十年無人修成宗師了,或許下一位洗髓宗師就是他。

陳牧當然不知道楚景涑心中所想,不過目前來說,玄機閣給他安排的這個‘魔氣侵蝕’的事件還挺好用,自那之后他的確是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曾遇到麻煩了。

穿過一道道回廊之后。

很快。

陳牧來到了位于郡府內側,一片肅穆的正堂之中。

此時整個正堂里,僅僅只有寥寥幾人,一見陳牧進來,立刻數道目光紛紛落在他的身上。

位居上首的兩人,一人正是馮弘升,曾與陳牧在瑜郡見過一次,或者說是他主動將情況匯報七玄宗,而七玄宗則派遣了馮弘升去往瑜郡。

另一人則是地玄峰峰主石振永,亦為七玄宗長老,地位與馮弘升相當,都是名震寒北道的強大宗師,聲名赫赫皆不遜于付景元,在七玄宗諸多宗師里地位也都頗高。

“石長老,馮長老。”

陳牧沖著石振永以及馮弘升兩人一禮。

“陳護法不必多禮。”

馮弘升主動開口,語氣平和的道:“這幾位,陳護法應當也都認識……”

陳牧將目光投向除了馮弘升以及石振永之外的幾人。

能來到這個主堂之中的人,自然都非尋常人物,馮弘升和石振永兩位長老峰主自不必說,是七玄宗真正位高權重的大人物,縱然是代掌教祁至元都無法隨意命令他們。

至于屋中另外三人,也都非比尋常,其中一人正是七玄宗近三年之前,在一次與宗師的交手中,展現出乾天領域,一步登上風云榜第十三位的存在,比早前司徒樞還要更高。

七玄宗,主峰護法,慕容燕!

七玄宗門下沒有‘大護法’這個概念,不過主峰護法的地位皆高于各峰護法,實際上如今的陳牧也有資格擔任主峰護法,但實力在那里,是否掛這個職銜并不重要。

縱然他還是靈玄峰峰下護法,但實際上在七玄宗門內,所有人對他的地位也都是看作主峰護法的,比起尋常六腑境護法都要更高一層。

“慕容護法。”

陳牧沖著慕容燕微微點頭。

慕容燕看上去約莫三十余歲年紀,但實際年齡比這要大的多,與陳牧不是同一輩的人物,不過在武道方面達者為先,不屬于同峰門下也不會論及輩分。

“陳護法。”

慕容燕也沖著陳牧回應一句,同時細細打量了陳牧一眼。

她倒不是第一次見到陳牧了,以往在七玄宗的時候,也曾與陳牧有過數面之緣,只是她之前遇到陳牧時,陳牧尚在靈玄峰峰中修行,不曾展現絕世天賦,在她眼里也就只是一個略微出色的靈玄峰真傳,一個有些天賦的后輩人物。

但不曾想,隨后短短一兩年時間里,陳牧就以一種震驚的速度一路崛起,練就乾坤意境,問鼎云霓天階,破入六腑境,斬殺寒魄刀司徒樞!

一件件事跡皆令她為之震動。

雖說如今風云榜尚未重排,但陳牧能斬殺排名二十三位的司徒樞,慕容燕很清楚陳牧的實力絕不會比她弱,是與她同一層次的人物,也自然不會再以后輩的目光去看待,而是與陳牧平輩論交。

畢竟如今寒北戰亂不休,不知道什么時候能終止,陳牧如今也已邁入六腑境一段時間,踏入一個平穩時期,未來恐怕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將與她同線作戰,互相援手。

“陳護法。”

“陳護法。”

除慕容燕之外的另外兩人,也各自向陳牧招呼一聲,不過這兩人的態度上就有細微的差別了,是主動向陳牧招呼,比起慕容燕來說更少一分矜持。

“錢護法,徐護法。”

陳牧也認識兩人,沖著兩人回應一句。

錢松、徐陽。

也是兩位主峰護法,不過比起慕容燕就差很多了,兩人的個人實力都不曾位列風云榜,大抵也就是端木淳的程度,強于一般六腑境,略弱于風云榜高手。

“錢護法與徐護法,如今分持宗門上品靈兵‘破山锏’、‘火云劍’。”

慕容燕在一旁主動說了一句。

陳牧聽罷,微微了然。

以錢松和徐陽的程度,是很難擠上風云榜的,如果風云榜繼續往后排,他們大概要排在四五十名,但手持上品靈兵的話,那實力就會激增,甚至比及司徒樞。

畢竟寒魄靈刀也稱不上上品,他手里大概只有破邪雷矛接近那個范疇,若是掌握在一位專精雷道,修出震雷領域的武者手里,發揮出的實力肯定能接近風云榜前二十。

像這種上品靈兵,就屬于七玄宗的宗門底蘊了,在整個寒北道都屬于極少,就如左千秋持有的玄天劍圖一樣,輕易不會拿出來。

也就是說。

如今這個主堂內,除了石振永、馮弘升兩位宗師之外,另有三位風云榜十到二十名的高手,實力都能比及一般較弱宗師。

暗中說不定還有其他宗師,正在冰州行動,而城外還駐扎有十萬玉林軍,能將頂尖宗師都攆的到處亂竄,不敢直攖其鋒……即便如此,七玄宗調動的力量恐怕也就才止四分之一左右,這就是坐擁一州之地的大宗門所具備的底蘊與力量!

“七玄宗這次看來的確是要動真格的了,不知道是終于做出了決策,還是冰絕宮那邊和七玄宗談妥了什么條件。”

陳牧心中念頭閃過,同時又略有些感慨。

僅止數年之前,他還是在瑜郡一郡之地混跡的小小武者,而今數年過去,他便已參與到了這種州地之間的大規模動作,并且還在其中占有一份舉足輕重的地位!

這還是只是他如今展露在表面的實力。

這方世界最上層的那一片風景,如今終于是漸漸的向他展開了。

“好了,陳護法既已趕到,玉林軍也抵達瑯郡,接下來便談談后續的動作……”

石振永看看陳牧,收斂視線之后,將手虛壓在正堂中央的方桌上,一副繪制極其詳細的地圖上,道:“瑯郡位于玉州北部邊境,與冰州的‘霜郡’接壤,霜郡因地理位置,是目前冰州六郡之中,遭受沖擊最小的一郡,基本少關外異族踏入,活躍在霜郡的僅有天妖門以及天尸門的人物。”

“最近兩個月我宗弟子以及玉州監察司、斬妖司各府衙人手,在霜郡已與此兩邪宗多次交手,互有損傷,而今玉林軍抵達瑯郡,卻是可以試著清掃霜郡了。”

石振永說到這里,目光看過在場眾人。

天妖門和天尸門暗中發展多年,如今展現出的實力也不弱,但他們七玄宗還并不畏懼,而今調撥力量抵達瑯郡,便是要在霜郡境內率先發難。

畢竟霜郡這邊位于冰州內側,與邊關不相連,關外異族來的甚少,在霜郡只需要面對天妖門和天尸門,壓力會小上很多。

“天劍門對我等也有援手,聽說左千秋那小家伙,好像也去霜郡了。”

馮弘升忽然插了一句話。

這句話落下,在場眾人的視線都不由得往陳牧身上看過一眼,畢竟在場的眾人全都是老一輩人物,和左千秋有些許牽扯的,也就只有陳牧了。

陳牧對眾人的目光,倒沒什么反應,他對左千秋也沒什么念想,畢竟他又沒有什么龍陽癖好,若左千秋是個如許紅玉一般生的花容月貌的女子,劍術高絕,那他倒不介意下次遇到后,再調教一下對方的劍法,現在的話就算了,他對左千秋早已沒有興趣。

不過說起來,天劍門行事倒的確是耿直。

自從在天尸門手里吃了點虧,左千秋又遭到過天尸門伏殺之后,天劍門就一直鍥而不舍的在追著天尸門打,哪怕冰州亂戰,七玄宗觀望的情況下,天劍門都有一些人物越境在冰州活動,甚至姜長生都有在冰州出沒,對天尸門各種下手,根本不在意什么十一州局勢之類。

(本章完)

友情連接:

小說相關推薦:、、、、、、、

《》是夜南聽風傾才力獻的一部情節蕩氣回腸,扣人心弦的佳作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