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慢-番外6 有朋自遠方來
更新時間:2017-12-28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韶光慢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韶光慢 
正文如下:
番外6有朋自遠方來

產婆緊張而有序的忙碌著,邵明淵卻如無頭蒼蠅在長廊里來回踱步。

遙遙瞥見李神醫背著藥箱匆匆過來,他忙迎上去,一把抓住李神醫手腕:“您可算來了,昭昭要生了!”

李神醫被那老大的手勁弄得齜牙咧嘴,甩了甩手道:“瓜熟蒂落,生就生唄。”

邵明淵眼睛依然緊盯著產房門口,念道:“萬一有什么意外呢?要是胎位有變化呢?”

“今日早晨我才給昭丫頭檢查過,胎位很正。”

“那要是胎兒太大了出不來怎么辦?”

李神醫脧了邵明淵一眼,不耐道:“我早就叮囑了昭丫頭孕后期飲食要得當,不要過于進補以免胎兒太大,王爺不是知道么?”

邵明淵訕笑。

這兩個月他見昭昭吃得偏清淡,怪心疼的,吩咐廚房把蒸鴨子、醬肘子、爆仔鴿等輪番做了端上來,最終被李神醫罵了一頓的事還歷歷在目。

產房里有十來個經驗豐富的穩婆,產房外有李神醫,這樣想想,似乎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

可是他的心為什么還是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呢?

憋了半天,邵明淵問:“要是胎兒不想出來呢?”

李神醫忍無可忍,抬手一指月亮門:“王爺要是再添亂,就出去逛逛吧。”

邵明淵咳嗽一聲,不敢再問了。

那些候在廊下與院中的下人皆低頭,不敢笑出聲來。

外人都道王爺嚴肅端方,只有他們才知道王爺面對王妃時和尋常怕媳婦的漢子沒啥區別。

老話說得好啊,怕媳婦的漢子有福氣,瞧瞧王爺這一片家業,古人誠不欺我!

不少人暗暗想著以后得向王爺學習,對家里的婆娘再好一點。

“父親——”澤哥兒掙脫了奶娘的懷抱跑了過來。

“澤哥兒怎么過來了?”兒子的到來仿佛讓邵明淵緩解了一下高度緊張的精神,半蹲下來問道。

“娘是不是要生小弟弟了?”

“對,不過這些不用澤哥兒操心——”

澤哥兒直接無視了父親的話,奶聲奶氣吩咐一旁的婢女:“拿三個小杌子來,給太爺爺、父親還有我坐。”

“我們澤哥兒可真孝順。”李神醫拍了拍澤哥兒的頭,睨了邵明淵一眼。

那意思:瞧瞧,關鍵時候,你還沒有你兒子懂事。

邵明淵瞧著兒子的眼神頓時微妙了。

這小子果然又需要收拾了,都學會爭寵了。

父子二人并排坐在小杌子上,一大一小,一高一矮。

“父親,娘要多久才能把小弟弟生出來啊?”

“我怎么知道。”邵明淵板著臉道。

本來就心煩,臭小子還問。

澤哥兒雙手托腮,眼巴巴盯著產房門口:“父親,小弟弟要是不想出來呢?”

邵明淵一臉嚴肅:“再添亂你就回屋睡覺。”

澤哥兒忙捂住嘴,沖著父親大人搖了搖頭。

他才不要回去呢,他要等著看弟弟。

李神醫默默翻了個白眼。

果然是父子倆。

時間仿佛被拉長了,不知過了多久,蹬蹬的腳步聲傳來。

“王爺,有一人自稱您的舊友,前來拜訪。”

“可有通報姓名?”

“沒有。”

邵明淵皺眉:“請他去前邊花廳坐著,問清楚情況再來回我。”

這種時候會有什么人來?簡直是添亂。

邵明淵自從封了鎮北王在北地扎根,不知多少人蜂擁而至,想方設法攀關系,對此已經見怪不怪。“舊友”二字雖引起他幾分注意,但比起此時媳婦正在生產,那就什么都不算了。

池燦帶著池嬌被引至花廳落座,一杯香茗喝光也不見動靜,登時不樂意了:“你們將軍人呢?”

奉茶的小廝一身青衣,利落清秀,聞言笑道:“公子稍后啊,我們王爺在忙。”

“你們沒告訴他是故友?”池燦特意在“故友”二字上加重了語氣,越發不爽了。

怎么著,當了王爺就連老友都晾著了?

池嬌捧著水杯眨眨眼:“大哥,你不是說邵家大哥聽到你來了,就會飛奔而至嗎?”

池燦白玉般的臉上閃過尷尬的紅潤,狠狠剜了池嬌一眼:“閉嘴!”

他說完站了起來,拉著池嬌抬腳就往外走。

小廝忙把人攔住:“對不起了,公子,您還是在這里等著吧。沒有王爺的吩咐,閑雜人等是不準許在王府中亂走的。”

“閑雜人等?”池燦眼神如刀射向小廝。

小廝反而挺了挺胸脯。

呵呵,他可是一等小廝,什么上門攀關系打秋風的無賴沒見過,又不是被嚇大的。

要不是見這位公子樣貌委實生得好,他早拿笤帚掃出去了。

“告訴你們將軍,我姓池,要是他再不來,我就走了。”

“公子啊,您能不能安生在這里等著,我們王爺真的有大事,走不開。”小廝無奈勸道。

王妃生孩子呢,這個時候三番兩次去煩王爺,等著挨板子啊。

“大事?”聽小廝這么說,池燦火氣消了消,“什么大事?”

池嬌好奇看著兄長。

平時兄長不是這樣的人啊,今天好像格外……任性。

小姑娘找到一個精準的詞兒形容今天的兄長大人。

任性的兄長大人好像格外好看呢。小姑娘托著腮默默想。

“公子,這是咱們王府的家務事,不便對外人講。”小廝冷著臉道。

這人忒不識趣。

“家務事?”池燦喃喃重復著。

這時從外頭傳來一聲喊:“你們王妃發作了,怎么早不報信呢?”

那中氣十足又急切的吼聲,正是黎大老爺無疑。

發作?

池燦猛然反應了過來,拔腿就往外跑去:“黎大人,您等等——”

“喂,你怎么能亂跑啊?”小廝趕忙追了出去。

眨眼間花廳里只剩下了池嬌一個人。

小姑娘呆了呆。

大哥,你還有個妹妹落在花廳里啦,你還要不要啦?

小姑娘邁著短腿追了出去。

黎光文聽到喊聲腳步一頓,扭頭看過來,見到池燦沖他擺手,想了一下,恍然大悟:“是你啊!”

“對啊。”池燦笑道。

“不和你說了,我忙著呢!”黎光文揮揮手,往前跑去。

“哎,黎大人,咱一起啊。”

“好,那一起吧,我女婿看到你來了說不準就不緊張了。”

小廝一看收起了阻止的心思,忽覺有人輕輕拉他衣角,不由低頭看去。

女童仰著小臉,認真問:“能帶我去找大哥嗎?”nt

記住手機版網址:m.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