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一千零四章 明白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一千零四章明白

第一千零四章明白

怡景苑是一間大的酒家,只是前面瞧著也不過是大而裝飾得不錯。

蘇青芷跟著東家夫人往內里走,又上了樓了后,她方明白過來,為何她說院墻高厚而隔音了。

東家夫人在她身邊低聲解釋說:“男客一向比女客多,那邊院子上下全用上了。

女客這邊樓上的位置可以安排夫人們松松的坐下來,樓下的位置可以安排小姐們自在坐下用餐。

那邊是直接從樓下而上樓,而女客這邊則是由這一處上樓后再下樓。”

蘇青芷瞧著布氏感嘆的說:“樓東家和布夫人心思絕妙,想來近年來,怡景苑還不曾出現過行差踏錯的事故。”

布氏輕輕點頭說:“我們行商的人家,也不過是求一個衣食無憂平平安安。”

蘇青芷與布氏上了樓,她們自然先去問候知府夫人,然后再問候各位夫人們。

布氏明顯是長袖善舞的人,她三言兩語把知府夫人哄得高人,又把周邊的夫人們夸了夸。

蘇青芷只覺得見過的人越多,越能感覺到世間的妙人越多。

布氏陪著蘇青芷又到樓下去了,見到小女子嫡庶分明坐的位置,當然知府夫人的庶女是例外,她們與嫡女們坐在一處。

不管樓上還是樓下,位置都顯得有些空。

怡景苑布置得當,樓上樓下都有鮮花放置在角落處,正好招得賞花人在一處有話可說。

布氏和蘇青芷上樓后,她很快借機告辭走了。

王氏笑著挨近蘇青芷的身邊,說:“林夫人,你今天見到了我們南府最能干的婦人。”

蘇青芷打量一下王氏的神色,見到她的眼里沒有不屑的神色,她笑了起來,說:“你說能干的人,那一定是非常能干的人。”

王氏同樣打量著蘇青芷的神色,她心里隱約明白為何布氏會從頭到尾陪著蘇青芷走那么一趟了。

王氏笑著輕點頭后,她低聲說:“反正我是這般的認為,我覺得他們酒家的生意如此好,與東家夫人一樣有大的關系。”

蘇青芷和王氏說了一會話后,就被知府夫人尋過去陪著眾位夫人在一處說話。

蘇青芷去知府夫人那里的時候,她順帶把王氏拉著一起過去了。

知府夫人問了蘇青芷對怡景苑的感覺如何,站在別人的地方,蘇青芷自然點頭稱贊不錯。

知府夫人輕點頭,她如同講笑話一樣提了提樓東家與樓知府的淵源,她笑著說:“我家大人說,或許五百年前是一家人。”

大家聽知府夫人的話一塊笑了起來,有人笑著奉承知府夫人果然博聞。

知府夫人笑著連連擺手,她瞧一眼蘇青芷,想起她家那間書房孩子的識字書,她笑著轉開了視線。

王氏在蘇青芷身邊幾乎要繃緊身子,她見到知府夫人很快的轉移話題,她瞧著蘇青芷眼里都帶有新奇的神色。

知府夫人此前從來不曾輕易的放過任何一個讀書多的官夫人,如蘇青芷這樣的更加是讓她有機會就要捉弄一番。

而這一次,知府夫人明顯是不會再把話題轉向蘇青芷了。

知州夫人原本等著瞧蘇青芷的笑話,結果知府夫人很快的把話題放在牌技上面去了。

蘇青芷在這方面自然是接不上話,王氏恰巧能接上一兩句話。

知府夫人瞧著蘇青芷搖頭說:“林夫人,你的孩子們年紀大了,你總會有閑的時候,有機會的時候,你還是請牛夫人教一教你打牌。”

蘇青芷笑著輕點頭說:“好,我聽樓夫人和各位夫人說得極有樂趣,那天有空的時候,也要牛夫人仔細的教一教我。”

蘇青芷是無興趣學打牌,然而她卻不會推了別人的好意。

蘇青芷轉頭跟王氏說:“牛夫人,到時候,你可別覺得我太笨了,教著教著就放棄了。”

王氏笑了起來,說:“林夫人,我會尋機會教你打牌,一年不行,可以用兩年的時間,兩年不行,可以用三年的時間。

知府夫人聽王氏這樣說下去,她一下子笑了起來,說:“牛夫人,你也要上心一些教人,你這樣教下去,只怕五六年都教不會一個人。”

王氏笑了起來,說:“我一年只用一天里的一小會功夫來教林夫人打牌,別的時間,我希望能有機會跟林夫人請教一下識字。”

蘇青芷聽她的話,一時之間有些愕然,然后便略有些好奇的瞧一瞧王氏,她不曾想過王氏會不認字。

知府夫人的面色微微變了變,然而她很快的笑了起來,說:“好啊,林夫人家中就有識字本,牛夫人有心是可以學一學,你還年青,多認字總有好處。”

蘇青芷想起在安南城時教王喜兒認字的事,這到了南府來了,她還要教王氏認字,這是什么緣份啊。

王氏不太好意思的瞧向蘇青芷說:“對不住啊,我原本還沒有這個想法,只是今天早上來的時候,我家孩子問我字的時候,我想了想,如果有機會的時候,我也要學著認一認字。

剛好有這個機會,我便問一問林夫人。如果林夫人家事忙,也不太方便,我也不麻煩你。”

蘇青芷笑著輕搖頭說:“我沒有不方便,你什么時候來,我一般都會有空的。”

王氏很是歡喜的瞧著她,但是她還是羞愧的跟蘇青芷低聲表示,她只不過是這一時知府夫人的話提醒了她。

蘇青芷明白的點頭,王氏瞧著對認字很有興趣,蘇青芷則是對學打牌是絲毫的無興趣。

在安甕城的時候,她就學過一些打牌的淺表常識。

她那時候就發現了,她在打牌方面只是湊熱鬧,短時間還能上桌子跟著湊一湊熱鬧,時間一長,她就覺得很是無趣不耐煩。

她與蘇豐道感嘆過,蘇豐道笑了起來,說:“你不喜歡打牌,日后,在外面就不要再上牌桌。”

布氏過來通知蘇青芷要開席了,蘇青芷趕緊安排各位夫人安坐下來,她又和布氏去樓下與各位小姐說了一聲。

等到她們上樓來的時候,怡景苑的服務婦人已經端菜上桌。蘇青芷是主人家,很自然的挨著知府夫人坐下來。

蘇青芷請知府夫人先用,她用了第一筷后,她們主桌的人才用筷子。

一時之間,廳里安靜下來,只有偶爾碗筷相碰的聲音響起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