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一千零六章 應付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一千零六章應付

第一千零六章應付

林望舒夫妻帶著林廣喜坐在馬車上面,林望舒很是欣慰的嗖蘇青芷夸了林廣喜在人前的表現。

蘇青芷也跟林望舒提了兒子懂禮節的表現,他們夫妻聯手夸林廣喜的表現,把林廣喜夸得滿心的歡喜又很有些羞澀。

林廣喜紅著臉說:“父親和母親把兒子教導得好,兒子不會在外面給父親母親丟臉面。”

林望舒瞧著林廣喜笑了,說:“喜兒,臉面這東西,父親不在意,你啊,在外面把自個照顧得好,讓我和你母親放心就行。”

蘇青芷贊同的點頭,說:“你在學府里讀書,你不欺負人,但是也別讓人欺負你。

你現在年紀小,你受了委屈回來說,只要你占了理,母親絕對會為你尋公道回來。”

蘇青芷一直擔心林廣喜入了南府的官學,因為他是半途加入的學生,而受到同伴們的排擠。

林廣喜每天從官學里回來,蘇青芷都會仔細的瞧一瞧他的神色和衣著。

林望舒覺得蘇青芷太過緊張兒子,這樣對林廣喜不會太好。

林廣喜聽蘇青芷的話,他一下子小臉蛋更加的紅了起來。

他連忙搖頭說:“母親,我們現在年紀大了,又不是小孩子。我們在學堂里不會動手欺負人,最多就是互相動動口說話。

我只要功課好,他們早晚會服了我的。”

林廣喜在家里跟林望舒早上會一起練習幾招健身術,林望舒警告過他,有關這些家事是不能向外人輕易提及起來。

蘇青芷對此很是贊成,她還曾羨慕的跟林望舒說:“我小時候,心里便羨慕過哥哥可以跟舅舅家的人打拳。”

林望舒聽她的話,很是坦然的與她說:“芷兒,不管是我還是你的兄長,除非我們在這方面很點天分,可以跟人學一點皮毛。

一般的人,最多是學一個花架子,那樣還不如不學,免得學不成還容易招惹了事情。”

蘇青芷想一想蘇豐道后來不曾再打拳,她心里就明白她的兄長在這方面大約也是無天分的人。

蘇青芷好奇的瞧著林望舒問:“那夫君在這方面有天分嗎?”

林望舒輕輕搖頭說:“我那些師傅說過,我是有那么一點點的天分。

可是那時候我年紀小,在那方面完全不肯多下功夫,最后也只是學了一點表面的招術。

我現在教孩子們,只不過是給他們機會多活動一下手腳,雖說是花架子,但還是能夠用來強身健體。”

馬車停在林宅外,林望舒和蘇青芷下了馬車,夫妻都想伸手去扶林廣喜,結查他卻自行直接跳下了馬車。

家里有在成長自以為長大的熊孩子,有時候,比他年紀小的時候還要讓人操心。

蘇青塔芷瞧著林廣喜跳下馬車后,他又順勢蹦跳好幾步眼瞧著要站穩了偏偏又出人意料的給摔倒下去。

蘇青芷瞧見后,她想伸手扶的時候,林廣喜漲紅著一張臉又快速的站了起來。

林望舒趕緊伸手扯著蘇青芷往前走,剛剛兒子那出丑的樣子,他一樣是先擔心后瞧著很是好笑。

林廣喜瞧著父母雙雙在前面行走,他趕緊跟上去,他在進院子門的時候,他回頭瞧了瞧,只瞧見馬車行駛后揚起的灰塵。

林望舒和蘇青芷由著林廣喜進了院子門,借口要去瞧兩個弟弟,就這樣放肆的跑在他們的前面。

蘇青芷略有些擔心的抬頭瞧著林望舒說:“舒哥兒,你象喜兒這樣大的時候,你在家可有他這般的不受拘束?”

林望舒用力的回想一下,他笑著搖頭說:“我父親和母親難得同坐一輛馬車回來,一般情況下,都是我們兄弟坐一輛馬車。”

蘇青芷用力回想她與父母相處的情形,她發現他們好象不曾有過那樣溫暖相處的經歷。

蘇青芷隨著年紀的增長,隨著她和林望舒感情越發的好起來,她越能夠體會到唐氏當年的心灰意冷。

蘇青芷越能夠明白,唐氏是屈從過現實,她是想過給彼此一個機會,結果卻成了壓垮最后一根稻草。

蘇鎮磊那些的行事,最終只能讓她心里的大洞,越發的空洞越發的深。

蘇青芷能夠體念唐氏當年的心思,她卻不認為當年她就應該受那些冷落。

她與父母之間的冷淡關系,在后來對她的性情還是有影響。

蘇青芷慶幸有一對好的兄姐,她遇見了林望舒,她是遇見了良緣。

蘇青芷對婚姻要求得很低,對夫婿的要求也不高。

然而林望舒卻盡了最大的誠意,他努力的給予她更多的溫暖。

有夫有子女,蘇青芷覺得眼下日子不錯。

可是她也知道南府不是安南城,她和林望舒要面對的事情,也比從前來得復雜。

自從酒宴后,林宅這邊多了許多想要走動的人,門房那里收了許多的帖子。

蘇青芷每每翻過一遍后,只能把帖子交到林望舒的手里,他比她更明白,那些人是能夠交往的人。

林望舒直接給蘇青芷例了一個短短的名單,他跟她說:“這些人的夫人,你可以交往看一看。”

蘇青芷仔細的把名單記下來,然后再隨手把名單燒掉。

蘇青芷跟林望舒提了提她的想法,她認為她抄書的事情既然已經開始,現在是沒有活做,可是她不能費了手上的功夫。

林望舒笑著聽了她的理由,他笑著與她說:“你早把你兄長嫌棄你字寫得不好看,這種風聲已經放了出去。

那你現在每天用一些功夫來抄一抄孩子們的識字書,也能說得過去。

我也不喜歡你天天閑著沒有事做,走了東家去西家,結果你不去傳話,別人傳是非的時候,也會把你拉在一起說話。”

蘇青芷輕舒一口氣,她原本有些擔心,林望舒會不會有心讓她學著長袖善舞一些,只是不太好跟她直白說出口。

林望舒一眼瞧清楚蘇青芷眼里的神色,他輕輕的搖頭說:“你別管別人家女人如何的行事,你只要知道,我愿意你做你喜歡想做的事情,而不愿意你去委屈自個,應酬不相干的人和事。”

蘇青芷笑瞇瞇的瞧著林望舒說:“明白。夫君,有一天你需要我去應付人和事,你與我說,我也不是不能應付。”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