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一百四十五·退讓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這是打算徹底撕破臉了,不過也不奇怪,畢竟劉必平的性格原本就是如此,寧可錯殺一百,也不放過一個。

總有人要站出來替他倒霉兒子的事情負責的,劉必平挑中的不過是他罷了。

沈琛手里正拿著一根筆,此時正一下又一下的點在桌上,他看著眼前的劉必平,瞪大了眼睛:“部堂這話說笑了,我的人去陳村,其實除了是去選看地方之外,還有旁的差事。”

他英俊的眉眼在此刻顯得格外的凌厲,看著劉必平,輕聲道:“臺州參將顧少澤前來陳村觀看前些年福建與倭寇打仗之時的堡壘建設,他人生地不熟,又聯系不上部堂大人,便求到了本官這里。本官答應了,并且派人去與他交接,充當導游,這事兒當地的官府也是知道的。”

他從來不會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

雖然去見衛安的決定是臨時才下的,可是卻也把所有可能面臨的情形都已經預想了一遍。

就是專門為了防著劉必平的。

這個狐貍!

劉必平看著他,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沈琛是在威脅他,他竟然提前就已經找好了說辭,而且故意提起浙江臺州參將顧少澤,是跟自己說,他在浙江也有人,現在動了他,就會被朝廷知道,哪怕是封鎖了福建的消息也沒用。

果然是臨江王教導出來的好兒子,怪不得能在跟原本的世子鬧翻之后,還能得臨江王重用。

這是擺明了不能動他了。

親衛長陪著他出來,覺得很是憋屈,忍不住便問:“部堂,咱們就看著他這樣囂張?”

這么多年來,還真的從來沒遇見過能在榕城讓劉必平吃癟還無可奈何的欽差,真是開了眼界了。

許大善人等人正魚貫進門,劉必平上了轎,最后隔著簾子看了他們一眼,面無表情的挪開了眼睛,冷笑道:“且看吧。”

再怎么囂張,也不過就是這幾天的事了,等到浙江那邊丟了這批糧餉,出了事,他們那邊的人恐怕自顧尚且不暇,哪里來的功夫再關注沈琛這里。

到那個時候,不管什么顧少澤不顧少澤,沈琛照樣是個死字。

親衛長知道他的意思,應了一聲,等陪著劉必平回到了總督府,才勸他:“部堂也要注意休息,您的身子最要緊。”

可現在實在是最顧不上什么身子不身子的時候了,劉必平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知道,不必再多說,喝了口濃茶提神,就道:“著人緊盯著沈琛那里,就算他那里飛出一只蒼蠅,我也得知道它最后去了哪里。”

之前就是太輕視沈琛了,一而再再而三的總是覺得他掀不起什么風浪來,才會鬧成最后這樣。

親衛長答應下來,劉必平便問:“群山那邊遞消息來了嗎?計劃是不是一切如常?”

那邊的事情親衛長一直都跟的很緊,聞言便立即回他:“您放心,已經通過消息了,到時候計劃一切照舊,折成銀子之后,他們會按照市價跟咱們分成之后,再額外加上一成折成銀兩給我們。”

這批糧食,群山的本意是賣到東瀛去。

東瀛此刻戰火不斷,他們的糧食出產量本來就不高,經過國內國外的戰火,這一年的收成幾乎就全毀了,正是缺糧的時候。

群山他們之所以鋌而走險,也正是因為糧食轉賣到東瀛去利潤巨大。

劉必平緩緩點了點頭。

這件事事成之后,他或許也可學羅文茂,就算這里容不下他了,大不了便往海外去。

當然,這是最下乘的法子了。

做成了浙江的事情之后,再幫臨江王妃殺了沈琛,他或許還有另外一條康莊大道好走。

現在最要緊的是,這個計劃不能再出什么簍子,否則的話,真的什么都毀了。

他揉了揉自己的額頭,緩緩的道:“還是要看緊些,事情一成,便來回我。”

親衛長自然立即就答應了,見他神情萎靡,也知道他是在擔心小公子,猶豫了一會兒才道:“您也別太擔心了,不管是誰騙走了夫人跟小公子,目的總是在您。只要您這里沒事,那幫人肯定就不敢對小公子如何。”

話是這么說,可是到底那是他的骨血,這么多年來都被捧著寵著的,從來不曾脫離過他身邊,現在乍然不見了,始終讓人無法安心。

他深深的嘆一口氣,露出平常難以見到的惆悵來,好一會兒才道:“多派人手,任何線索都不要放過!”

這件事親衛長更不敢不答應了,他也知道劉必平的心思,急忙應是。

說到家人,親衛長有些遲疑,才跟劉必平說起今天的事來:“部堂,今天除了許家王家跟陳家之外,驛館外頭可還有咱們劉家的人......”

劉必平的臉色便霎時變得難堪。

他是劉家現在最高的掌舵人,劉家的態度原本該跟他是一致的,再怎么也不該跟他唱反調,可現在偏偏劉家老宅那邊的人就不跟他一條心了,在對待沈琛這么要緊的人的態度上,如今劉家竟都跟他是兩條心。

他冷笑了一聲,素來便陰沉的眼睛更顯得多了幾分晦暗,好一會兒才輕聲道:“這是記恨上我了。”

劉家到底是死了幾個有出息的后輩。

同樣是為人父母的,當父母的哪里有不心疼子女的,沈琛這一招實在是太狠了,無形之中就在他跟劉家老宅之中的人劃了一道深深的不可逾越的鴻溝。

他就算是想要解釋,經過沈琛釋放了一部分劉家后輩,也不好解釋了那些人已經接了沈琛的好處了,這說明什么?

說明他們就已經跟沈琛低頭,至少是答應了沈琛的什么條件,而在這樣的前提之下,他是不可能再跟這些人和顏悅色的跟從前那樣相處的。

憑他的身份地位,他也的確是沒有必要。

親衛長見他似乎惱怒,便咳嗽了一聲勸他:“其實,七老爺他們也是逼不得已......等到欽差的這件事了了,老宅這邊的事自然也就好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