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第505章 出了“叛徒”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第505章出了“叛徒”

第505章出了“叛徒”

青銅穗:、、、、、、、、、

燕棠急不可耐,偏又沒辦法動彈,目光在人群里搜羅了一輪,最后定在戚如煙旁邊的蕭謹身上:“姐夫!您快幫我勸勸大哥啊!”

戚繚繚要真讓他們給帶走了,不得猴年馬月才能還回來?!

能不能回來還得兩說呢!

“你行了吧你!”蕭謹瞅了眼盛怒中的靖寧侯,清著嗓子訓他:“闖這么大禍,你還想怎么著?

“要不是看在你為國立功還受了重傷的份上,這頓打你怎么著也跑不了!

“多大的人了,跟個毛頭小子似的,不懂的你不會多問問哥哥們?他們都是過來人!多請教幾句是會爛嘴還是怎么著?

“眼下把人接回去這是便宜了你!還想我幫著勸?

“想當年我成親比你年輕,行事也沒有你這么不知分寸!——娘子是吧?”

說著他胳膊肘戳了戳戚如煙。

戚如煙橫眼冷脧著燕棠,站起身來,站定在屋中不動了。

戚繚繚就在耳房里,這會兒靖寧侯發了話,誰還敢違逆他的意思?戚子煜當下進去把她給帶了出來。

所有人目光便都落在她肚子上,雖然平平坦坦完全看不出什么來,但每個人神色卻都不那么好看。

“繚繚!”燕棠急切地沖她伸出手。

她沒有走過去,停在戚如煙這邊咳嗽:“你先安心養傷,我回去住住也行。”

廢話了,這個時候還粘粘乎乎不是找死?

燕棠敗退。

戚繚繚扭頭看著靖寧侯他們,只見一個個聽完她這話,果然神色已略微好轉。

燕棠自己都認了錯,那么再作任何掙扎都是狡辯,都會顯得態度有問題。

給他洗清了“言而無信”的罪名,眼下她勢必也得去安撫安撫兄嫂們,——他錯都犯了,打不能打,還不興讓戚家帶她回去立立威,撒撒火?

“走!”

靖寧侯瞪完燕棠,立時拂袖出了門。

沈氏也瞪著燕棠,給了個意味深長的眼神也準備撤退。

葉太妃心知不能跟他們爭論,叮囑了戚繚繚幾句,也送沈氏她們出來:“讓你們大動肝火,實在是對不住,回頭我會仔細治他。

“你們也別心急,我會請太醫再登門來看看,仔細把把脈,看看什么情況,大伙心里也有個數。”

沈氏吐氣,說道:“真要說,是他們倆都不是什么省心的!不光是隨云,我們家那個也是!

“我得帶回去管教管教,不然將來也不知天高地厚。您可千萬別怨我。”

莫說葉太妃只是養母,就算是親生母親,這事兒也沒有到那水火不容的地步,怎生好把個同樣不知情的葉太妃給怪罪上,來日連個轉寰的余地都沒有?

“怎么會?”

兩廂相互給著臺階,到了前院,好歹是各自散了。

葉太妃回到屋里,對著伸頸長盼的燕棠又是一瞪,甩手一巴掌拍在他后腦上:“現在痛快了?!”

燕湳跑了回來,也跺腳對著他嘆了口長氣。

被轟回來的戚子湛他們幾個揣著驚喜莫名的心思回到家里一嚷嚷,戚家上下是早就知道戚繚繚有喜的事情了。

恰好戚子卿也在家,幾個人正圍桌坐著,聽說靖寧侯他們把戚繚繚給接了回來,瞬即都圍了上來。

“真有了?幾個月了?”

“哥兒姐兒?想吃什么?我去做!”

“寶寶會動么?能摸么?”

“干什么呢?!”剛把戚繚繚給接菩薩似的接到屋里坐下,先進門的戚東域聲音就傳來了:“子卿你也跟著胡鬧!還不帶著他們都給我退回房里去!”

真沒眼力勁兒,沒見著你大伯這兒還摁著一肚子火沒發么!這么急著想當炮灰?

小的們一哄而散。

靖寧侯率著余眾大步進來,先坐在上方沖戚繚繚拍了下桌子:“好大的膽子!”

戚繚繚掐手坐著,打定主意不與官斗。

“低頭干什么?說話呀!”吼聲又響了起來,“啞巴了?回回是這樣,闖禍的時候不見你啞巴?”

沈氏道:“聲音小點兒!”

說完也開始了,環視眾人道:“事情都已經這樣了,發火也于事無補,還是商量著看怎么辦吧。

“這孩子要是不要,不要怎么辦,要又怎么個要法,都說說,拿個主意!”

靖寧侯聽到這里,火氣便閃了下,愣著看起她來。

沈氏氣定神閑:“說說你們的意見?”

大伙面面相覷,顯然生氣歸生氣,還沒有人想到不要這孩子的事上來。話挑出來了,就值得斟酌了。

戚子煜看著他們都糾結,心情反不如先前郁悶,蹺起二郎腿,等起答案來。

戚繚繚就脧著他們,暫不急著發表意見。

“依我說不能要,到時候過不了生產時那坎可怎么辦?”戚南風說道。

“我也覺得還是不要罷,咱冒不起這險。”戚東域說,“大哥你說呢?”

這一問問得靖寧侯火氣又上了頭,第不知幾次拍起桌子:“不要!這么著急忙火冒出來的混小子,就是生下來八成也是個不省心的!”

戚繚繚手撫上肚子,想捂住孩子耳朵……

“大姐怎么看?”靳氏問一直沒出聲的戚如煙。

戚如煙哼笑了下:“孩子要不要,什么時候輪到咱們作主?你們要是心里不痛快,打人拆房子都成,沒人敢吱聲。

“可眼下這人都讓咱們接回來了,再把人孩子弄沒了,這不就叫殘害功臣后裔了么?恐怕朝上王法那兒也走不通吧?”

“你這是給誰說話呢?想打來著,這不是人傷著,下不了手么!”戚東域瞄了眼靖寧侯,嘖地一聲說。

“就是!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哪里是什么朝上事?這分明就是家事!”戚南風也急了。

他們當中要是出了她這個“叛徒”,人心都不齊了,還怎么把這事兒往下干!

“跟孩子爹下不了手,那就去找‘孩子爺爺’唄!”戚如煙撫著指甲道,“段王爺不在了,當年段夫人把孩子托了給燕家和他撫養,如今奕寧這正經養父也不在了,那他皇上也算得上半個爹吧?

“要不怎么當初他們倆成親的時候他還出來阻撓呢?現在到生孩子了,請他出面給個說法也不算過份吧?”

戚繚繚嫁給了燕棠,那孩子就是他燕棠的了,他們娘家人不管是什么態度,都只能靠邊站。

可他們被倆人這么一鬧給閃了腰,當然也憋著氣啊!

孩子父親不是有皇帝罩著么?那就找皇帝討主意去!

(求月票)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