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四百三四章 一堆女婿
更新時間:2018-07-08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四百三四章一堆女婿

作者:閑聽落花分類:

“可蘇相和嚴相都比羅尚書小,照常例,除非是直接做首相,不然,這新進之人,總要年紀小些。”郭勝啜著茶,“我看,羅尚書想歸想,其實心里明鏡兒似的,他這相位之想,也就想想,希望渺茫,所以才想做一任春闈主考,積些聲望和師生之緣。”

朱參議笑起來,一邊笑一邊點頭。

“羅尚書很欣賞六哥兒的詩詞文章,要是羅尚書主考,六哥兒倒是占了便宜。”郭勝轉了話題。

“六爺的詩詞文章,靈動清澈,哪有幾個不喜歡的?我也喜歡得很。”朱參議笑道。

郭勝又和舅舅說了一會兒閑話,站起來告辭。

出了工部,郭勝就擰起了眉,這主考的事,羅尚書的想法,和他預料的差不多,勸無可勸,這兩三年京城朝廷一片祥和,想找件什么事兒都不好找,他這差使又急……

“先生,先生!”丁澤安叫了一聲,見郭勝直著眼看而不見,忙緊幾步過來,“先生!”

“喔!”郭勝這才看到丁澤安,“是你,這是……去會文?”丁澤安沖到面前,郭勝總算看到了,“想點事兒,出神了。”

“這會兒,誰還有心思會文。”丁澤安掉個方向,和郭勝并肩往前,“我和唐七爺約了陳二少爺吃飯。”頓了頓,丁澤安聲音落低,嘿笑了一聲道:“看看他那兒有什么信沒有,主考的事。”

陳二少爺陳省是羅仲生的女婿,渭南陳家嫡支小二房長子,荊湖南路布政使陳安國的侄子。

渭南陳家也是世家大族,這幾十年,子嗣繁盛,出息的卻少,如今的陳家,陳安國一支獨秀,其余,也就是幾個六七品,還個個前途有限。

要不是當初宮里挑人,羅仲生夫人喬氏急紅了眼,象陳家這樣的,斷然入不了喬夫人的眼。

好在羅三娘子嫁的這位陳二少爺陳省,十分懂事明理,也頗有幾分才氣,羅仲生一來愛烏及屋,二來,也懷著份愧疚,對陳省的提攜照顧,不亞于自己那兩個兒子。

“陳二少爺那兒能有信兒?”郭勝心里微微一動,看著丁澤安笑問道。

“有棗沒棗,打一桿子。”丁澤安和郭勝一樣背著手,“都這會兒,主考還沒定下來,反正也沒心思看書寫文,沒什么信兒,說說話也好。”

“你的文章有股子陰郁氣,碰到象侯明理這樣講究有其文必有其人的,有些吃虧。”郭勝語調輕淡,姑娘說了,他今年中不中不是大事,今年不中,還有明年呢,一考而中這樣的大福運,少之又少。

“就是因為這個。阿梅說我沉不住氣,我還真是……”丁澤安自嘲的笑了兩聲,“上一科沒中,這一科再落了榜……”

“你是心急了。”郭勝看了丁澤安一眼,“你看看六哥兒,到今年才下場考頭一回,他的學問文章,比你還強些。你才多大?急什么?”

“也是。阿梅也這么說,太婆也這么說。”丁澤安笑起來。

“這一科要真點了侯翰林,你就當經經場,或是,等一科再考,不是大事。”郭勝接著道。

“好吧。”丁澤安連嘆了幾口氣,“不瞞先生說,我不怎么喜歡天天不是背就是寫,總想著趕緊考個進士出來,做個地方官,或是象十七爺那樣,在六部領份差使,做做實務,多好。”

兩人說著話,前面就到了樊樓,丁澤安指著樊樓,“就約在這里,先生……”

“你去吧。”郭勝擺著手,越過樊樓那座奢華的歡門,丁澤安看著郭勝融進人流,才轉身進去了。

郭勝還是一籌莫展,走沒多遠,一眼看到陳省和堂弟陳眙,阿省眉頭緊擰,臉上的不耐煩中,隱隱透著幾絲惱怒,陳眙陳五少爺抓著陳省的手腕,嬉皮賴臉的笑著,不知道在說什么。

郭勝側過臉,往旁邊側一步,挨著個高大行人,幾步越過陳省和陳眙兄弟,過到陳省身后,站在店鋪出來的樣子攤子前,仔細看著那些花樣百出的梳子。

“……就十兩!二哥,你這是飽漢不知餓漢子饑,咱們府上,你可是能想支多少銀子,就支多少的,這我服,我沒話說,誰讓你是舉人呢,應該!可你得兄友一友對不對?二哥啊,弟弟我窮的叮噹響,就十兩銀子!”

陳眙沖陳省伸著手。

“我什么時候多支過銀子?咱們家不寬裕,多支一兩銀子,太婆都得把我叫過去,問清楚銀子用哪兒去了。我也就是每個月的月錢。”陳省又用力掙了一下,還是沒能掙出來。

“好好,就光月錢好了,你一個月可是二十兩,不對,三十兩,還有十兩銀子的筆墨錢……”

“就二十兩!十兩銀子筆墨錢是采買上專有十兩銀子給我買紙買書,從來沒把現銀給我過!”陳省趕緊截住陳眙的話分辯。

“好好好,就二十兩,二哥,你吃穿用度,一根線一張紙都是府里支應,太婆又處處盡著你,你都挑完好了,才輪得著我們,這二十兩,你根本用不著,誰不知道二哥最有錢,存了不知道多少銀子了,借我十兩。”

“我真沒有!”陳省再次用力。他月月跟他要錢,不對,是天天跟他要錢,這會兒給了十兩,不用明天,傍晚,他就能再找他要十兩,越給越要。

“二哥你這可就太過份了,你跟二嫂的身家,比咱們府里還多,十兩銀子你都不給我?二哥,你以后要飛黃騰達,這齊家兄友什么的,可不能少……”

“我不飛黃騰達了行吧?我飛不起來,也騰不起來,你松手。”趁著陳眙一個怔神,陳省猛一用力,抽出手腕,轉身就跑。

陳眙追了兩步,明顯追不上了,站住,惱怒無比的猛哼了一聲,轉過身,垂頭喪氣往回走,沒銀子,就哪兒也去不了,他只好回家呆著了。

郭勝總算研究好了一堆梳子,抬起頭,迎著一臉恭敬笑容,正要張口的伙計,搶先笑道:“好東西,都是好東西!”

一邊說,一邊急步往前,他有主意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