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253章 堅持
更新時間:2018-06-10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歡迎書友訪問

正文第253章堅持

正文第253章堅持

甄世成聽說了此事,把甄珩數落一頓:“年少輕狂!”

甄珩忙低頭認錯:“兒子喝多了。”

他承認東平伯府大公子姜滄學識不錯,可是踩著他出名就不能忍了。

他辛辛苦苦考一個解元回來,若干年后別人一說是因為姜滄沒考完才讓他撿了便宜,豈不是要憋屈死。這個時候不當機立斷替自己正名,難道要等將來蒼白辯解嗎?

再者說——想到東平伯府,甄珩心中小小蕩起了漣漪。

他憋著一口氣拿下解元,也是希望她能看到他的光彩。

或許她就改了主意呢。

那一次的拒絕,甄珩決意默默收起所有心思,可是初識情滋味的少年想要忘卻第一次心動豈是那么容易的事。

說到底,是有幾分不甘的。

而甄珩有這個自傲讓自己變得更優秀,優秀到哪怕對方不喜歡,也不能忽視他的光彩。

“父親,要不您帶著兒子去東平伯府認個錯?”

甄世成覺得兒子的提議不錯。

那小姑娘叫他一聲世伯,東平伯與他也挺對脾氣,如今已經稱兄道弟,那么兒子在鹿鳴宴上酒后張狂的舉動就不能裝聾作啞了,帶著兒子去東平伯府表個態是應有之意。

甄珩一看父親大人表情,心知有戲,嘴角微微一翹。

甄世成正欲點頭,一眼瞥見兒子嘴角那抹若有若無的笑意猛然回過味來,胡子一吹道:“臭小子,你是去人家伯府道歉的,還是去招蜂引蝶的?”

“咳咳咳。”甄珩猛烈咳嗽起來,白玉般的耳朵很快變得通紅,哭笑不得道,“父親,您說的都是什么啊?”

他是那種人嘛!

“再說了,兒子這么規矩的人,怎么會招蜂引蝶呢。”

甄世成慢條斯理捋著胡子:“這樣啊,那我就私下把姜少卿約出來吧,反正道歉這事不宜張揚。”

本來東平伯府的大公子已經丟了大臉,要是他們登門拜訪的事被旁人得知,就更令東平伯府難堪了,所以甄世成早就想好了低調行事。

當然,說私下約姜二老爺出來純粹就是逗兒子玩的。

“父親,還是登門拜訪顯得比較有誠意。”甄珩有些急。

他從未想過居然有再次去她家的機會,這一次還是光明正大的身份。

甄珩并不怕別人認出他是甄世成那次上門帶在身邊的小廝。

當時他一副小廝打扮,規規矩矩站在父親身后,沒人會留意到他,唯一能認出他身份的應該就是姜四姑娘。

甄珩怕姜似認出他的真正身份嗎?當然不怕啊!

他自覺長得還不賴,如今名聲亦過得去,在姑娘家面前想來還是挺容易贏得好感吧?

甄珩想到那個美貌無雙的少女,忽然又有些不確定了。

甄世成見兒子表情變化莫測,拿折扇輕輕敲了一下他的頭,嘆道:“你這個傻小子啊!”

兒子賊心不死,當老子的總該幫一把,何況還是親自給兒子挖的坑。

甄珩騰地紅了臉,竭力維持著鎮定:“父親去的時候告訴兒子一聲就好。”

“你與同科們的宴會不是一個接一個么?”

“都是可以推掉的。”甄珩說到這里臉皮終于撐不住了,隨便找了個借口匆匆跑了。

看著兒子落荒而逃的背影,甄世成嘆了口氣。

罷了,他就幫著兒子再試試吧。

年輕人嘛,受一兩次挫折算什么,受著受著說不定就習慣——咳咳,就成功了呢?

甄夫人一聽甄世成要帶著兒子前去東平伯府,略一思索就琢磨出其中深意,當即拎住了甄世成耳朵,怒道:“好啊,害了兒子一次不成,還要再害第二次!甄世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姑娘給你灌迷魂湯了嗎?”

要不是從穿開襠褲就一起玩,她都懷疑這老家伙自己想娶來當媳婦了。

“快松手,總要等丫鬟們出去啊!”甄世成老臉漲得通紅。

甄夫人察覺兩個丫鬟還在屋子里杵著,忙松開手,沉著臉道:“還不出去,沒個眼力勁!”

兩個丫鬟迫不及待跑了。

屋子里只剩下夫妻兩個,甄夫人往美人榻上一坐,板著臉道:“甄世成,我告訴你,你再禍害兒子我絕對不答應!”

年少情動的滋味她嘗過,兩情相悅還好,若是其中一個單相思,那可就太難受了。

她一想到如此優秀的兒子目前就是這種處境,便忍不住心疼。

“珩兒不是那種跳脫的孩子,碰了壁把念頭收起來,慢慢就熬過去了。等將來給他挑個樣樣出挑的好姑娘,這點子事算什么?可你居然還一次次挑起他的念頭,這不是害他么?”甄夫人越說越氣,恨不得現在就把搓衣板拿出來讓甄世成跪著。

這時門外傳來少年清越的聲音:“父親,母親,兒子可以進來一下么?”

夫婦二人面面相覷,甄夫人緩了緩情緒道:“進來。”

門吱呀一聲打開,甄珩走了進來。

“珩兒有事?”見甄珩反手把門關好,甄夫人問道。

甄珩沖著甄夫人一揖:“母親,剛剛您與父親的爭執,兒子在門外不小心聽到了。”

甄世成胡子抖了抖。

不小心聽到?不虧是解元郎,用詞很有他當年的水平呢。

甄夫人定定望著兒子,不解他說這個的意思。

“母親,您別怪父親,是兒子……兒子想再去一次……”說到后來,少年連耳根都是紅的。

如此直接在父母面前袒露心思,說不尷尬是不可能的,可是為了那萬一的機會,這又算什么呢?

“珩兒!”

“母親,您聽我說。”甄珩抬眸,毫不退縮與甄夫人對視,“您是為了兒子好,兒子全都明白。只是……輕易放棄固然會少很多磋磨,但會多很多遺憾呢。母親,兒子不想留有遺憾。”

總要再試一試,用他光明正大的身份。

至少要她知道他是誰,至少要他第一次心動的姑娘知道他生的什么模樣。

他哪怕注定是她人生中的過客,至少比從未路過要強。

甄珩從未后悔在那個清幽安靜的林子里偶遇那個如精怪般的少女,即便從此飽受折磨。

“眉娘,年輕人懂得堅持是好事,還記得咱們那時候么?”

甄夫人神色一變,終于輕輕點了點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