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78回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

類別:都市言情作者:竹子米本章:

G城,陳悅然和朋友在酒吧玩到凌晨兩點多才回家。

面對屋里的一室清冷,她甩甩頭,在門口脫了鞋。赤腳進屋,隨手把包包扔到一邊,直接進浴室泡澡。

這是她和郭景濤的小家,公婆說年輕人有年輕人的世界,把他倆給攆出來……不,嚴格來說是攆她出來,郭景濤時不時回去吃飯。

因為孩子們在公婆家,包括陳麗雅的孩子。

這個家的主人只有一個,就是她陳悅然。

郭景濤要么回父母家住,要么住陳麗雅那里,要么去那個狐貍精家。而她陳悅然和他有大半年沒見過面,如果不耍點小手段,她和他等于分居好幾年了。

一路脫光衣服進浴室,經過全身鏡時停了一下。

瓜子臉龐略圓,眼角等地方皆有不少細紋。

再摸摸腰間的三層肉,還有雙手的麒麟臂。唉,全身上下只有腿部的線條還有些看頭,肉肉不多。

這樣的她,難怪郭景濤連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有什么辦法?女人一旦生了小孩,不管怎么保養也比不過年輕貌美的未婚女孩。

今天有幾位好朋友一起勸她去H國做美容,那邊的整容手術是出了名的專業。哪怕是微整一下,不必動刀也有整容的效果。

錢不是問題,只求安全。

她之前一直倔強不服輸,恢復自然美麗為奮斗目標,極度排斥整容之類的話題。但是,她這幾年花容月貌漸褪,老態漸顯,心里慌慌的。

今天再一次聽人介紹微整形,說很多大明星堅持做。

不必健身就能輕輕松松地瘦身美白,何樂而不為?

等她變美回來,必須在那村子里走一遭,瞧瞧她的老朋友過成什么樣了,可有后悔過?

世上哪有男人不偷腥的?

郭景濤至少是光明正大地告訴家人,恰恰證明他敢作敢為,證明他還愛這個家。

等她從H國回來,郭景濤看見她的時候肯定傻眼……

一想到他那目瞪口呆的樣子,陳悅然噗哧地笑了。往日的自艾自怨一掃而空,對未來充滿歡喜與期待。

這時,外邊的電話響了。

她懶得理,徑自朝全身鏡里的自己拋一個媚眼,轉身洗澡去。

約莫大半個小時后,陳悅然披著一條浴巾出來。慢悠悠地坐在客廳在自己的皮膚上涂抹護體霜,滑滑香香的。

手機再一次響起,她不悅地拿起來一看,是自己的跟班。

一名窮酸的老同學,男人在郭氏打工,她天天跟前跟后圍在自己身邊拍馬屁,時不時說說自家男人的好話。

“知道現在幾點嗎?”陳悅然不耐煩地免提接聽,“有什么事趕緊說。”

“悅然,你快看那蘇蘇發表的東西,太過分了!她這是造謠誹謗!我在評論下警告過她,她不聽。悅然,你一定要告她,給她點厲害瞧瞧!”對方比當事人還著急。

聽她這么一說,陳悅然大概猜到是什么了。

嗤,姓蘇的能有什么事說?不外乎是以前那些糟心事。這不是什么新聞,在上流社會哪家沒這種破事?

再說,郭家還是以前的郭家嗎?

想到這一點,陳悅然嘴角微翹。

增長的美甲輕挑,翹著蘭花指優雅大方地逐一翻開蘇杏發表的狀態。約略看了一眼,呵呵呵,果然是陳芝麻爛谷子。

好,很好,今天就讓她見識見識郭家的厲害。

不顧半夜三更吵著人,陳悅然打通郭景濤私人秘書的電話。

她是老板娘,直接給員工派任務是他們的榮幸。

等對方接聽時,她不緊不慢地說:“小董?是我,郭太太。我給你一個號,你找人把它封了,別讓它在網上胡說八道影響我郭家的聲譽。”

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她是我老同學,也是老郭當年的初戀情人,一直對我懷恨在心。當年的事我也有錯,不想鬧大,封她的號再找人在網上盯著她。”

無論她去哪個網站,必須讓她有口難言。

說明白之后,結束通話,陳悅然欣賞自己的美甲微微冷笑,心情更加好了。

當年郭景濤就查過柏少華,父不詳,廚藝頗有天分,在世界很多地方經營特色餐廳。那又如何?他在梧桐鎮投資巨款,結果受盡排擠見財化水,一無所得。

當年有海家大小姐讓他選,他偏不要,挑了蘇蘇那一無是處的文藝女神經。

哼,如今他連一個小小鄉鎮的鎮長都搞不定,拿什么跟郭家斗?

就算他倆在京城有親家,別說遠水救不了近火,他倆敢為這點小事找親家出頭?堂堂男子漢如果就這點眼界,她陳悅然愿意進村向她負荊請罪。

如果他們不怕貽笑大方的話。

至于網上那些罵她雙面人的話,嘁,一群郁郁不得志的社會底層。命如紙薄,有上頓沒下頓,一場大病能餓死全家人,也只能在網上發泄了,不必理會。

想罷,陳悅然愉快地給朋友打電話,讓她們盡快決定動身的日子。她迫不及待要去H國變美,趁郭景濤帶那只狐貍精出差的時候。

等他回來,定會嚇一跳……

第二天的中午,陳悅然被電話吵醒。

是婆婆的來電,讓她回郭家走一趟。以為是兒女想她了,陳悅然匆匆趕回去。

誰知到了家,只有婆婆一個人坐在客廳,開門見山地問:“悅然,你跟姓蘇的怎么回事?”

陳悅然沒想到婆婆會知道,“媽,小董跟您說了?這人怎么辦事的……哎,我沒惹她,是她無端端找人查我,還拿以前的事說嘴。放心吧媽,一個村姑而已。”

“是不是村姑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網上發表的那些話引人注意。被有心人查出你是郭家的媳婦,你覺得姐妹共伺一夫是值得渲染的光榮事?”

小看網友的下場,會被刨根問底。

“做得出還怕人家說嗎?本來就是事實。”陳悅然有恃無恐。

她有一雙兒女在,郭景濤也是念舊情的人。

婆婆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心嘆,唉,兒子當初是有多瞎,娶了這么一個事精,一個蠢婦。

“那你又知不知道,她有朋友是熱點追蹤的記者?”

“家里連個記者都搞不定?”她不信。

“別的記者當然搞得定,唯獨熱點追蹤的記者像水蛭,聞到血腥味就扯不掉……”

郭氏企業可不是什么清水衙門,做生意的難免有些灰色地帶擦邊球的跡象。

沒人查自然沒事,一旦有人追究,郭家就算不垮也要瘦一半。

熱點追蹤的前臺柱有本事把京城的一戶世家給整沒了,郭家算什么?

“這次的麻煩是你引起的,從今天起停掉你的錢。”婆婆說話聲音不大,語含權威。“擺不平這件事,你和你的兒女領了撫養費離開郭家。”

高位是有能者居之,蠢貨可以下線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