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二百四十二章 傷(第一更)
更新時間:2018-06-12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二百四十二章傷(第一更)

第二百四十二章傷(第一更)

作者:

那一天再早些時候。

拖著鮮血淋漓的右腿的曹彬在見到眼前人聲鼎沸的雍州街道時,忍不住熱淚盈眶。

他做到了!做到了!雖然幾乎拼上了半條命,但他總算沒有辜負將軍對他的信任!

那一天他離開茲州前,將軍對他說,一切便拜托他了。

將軍雖然沒有多說什么,但他臉上的嚴肅和鄭重,讓曹彬熱血沸騰。

這么一個攸關性命的任務,將軍便這么輕描淡寫地、毫不猶豫地交給了先前犯過如此大罪的他。

曹彬從沒有想過,他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毫無保留的信任,是在一個位高權重的將軍身上。

在他身邊,他能得到救贖。

那一刻,他無比肯定。

他費勁全身僅剩無幾的力氣,拖著這破布一樣的身體,拼命往前移動。

周圍的人見到他,都一臉駭然地避開,甚至有人尖聲大叫。

曹彬仿佛沒有看見,只緊抿著唇,拼命地向前移動著。

要快,要快,將軍他們的命運,此刻就掌握在他手中!

一定要快!

突然,前方快速跑來一隊府兵,曹彬一個晃神,就被人密密麻麻地包圍了起來。

“來者何人!”

他聽到有人在他耳邊吼,本來便眩暈的腦袋,越發的糊涂昏沉起來。

帶領這一隊府兵的隊正氣勢洶洶地看著面前滿身污糟,右腿還在不停往下滴血的可疑男人,見他不回答他們的話,提著劍上前一步,又是一聲大吼,“若不報上真實身份,休怪我們不給你開口的機會!”

這一聲大吼仿佛直直撞進了他的耳膜,曹彬身子一晃,受了重傷本來便虛弱的身體,在這幾天的死撐透支下,再也支持不住,“噗通”一聲倒下。

隊正嚇了一跳,小心翼翼地提劍上前,卻驀地,被倒在地上的男人一把抓住了衣擺。

他愕然地瞪大了眼睛,正想抬腳把他踢開,卻見他嘴唇一張一合,仿佛在說些什么。

隊正直覺這件事不尋常,凝神仔細看他的口型,半響,才辨認出了他在說什么。

“茲州……東北……狼煙……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時,茲州城外。

鄒南正領著蘇云往他們的據點走,因為這一路上他們要通過城外一個小樹林,地上雜草橫生,坑坑洼洼的。

蘇云走著走著,一不留神腳下似乎絆到了一棵大樹凸起來的根,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她趕緊一把扶住了身旁的大樹,頓時一陣鉆心蝕骨的疼痛直達她身體的每一根神經末梢。

她忍不住悶哼一聲,眉頭緊蹙,額上已是出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珠。

鄒南在蘇云被絆到的時候已是快速地轉過身來,見她及時穩住了,一口氣還沒緩過來,便聽到她一聲低吟,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不禁緊張道:“夫人,沒事吧?可是有哪里傷到了?”

蘇云趕緊站好,悄悄地放下了右手,朝鄒南笑笑,“我沒事。”

鄒南不放心地看著她,一雙神采奕奕的大眼睛此時帶著懷疑和擔心,仔仔細細地觀察了她一番,追問道:“真的沒事?”

他們這回過來,身邊跟著的不是他便是一群士兵,便是給他們十個膽子,在事態不緊急的時候也不敢隨意對夫人無禮。

所以便是這條路再難走,他們也只敢在一旁仔細地照看著。

但夫人顯然與那些嬌養于深閨中的女子不同,這一路過來緊跟著他們的步伐,一步都沒有落后。

有一回前面有一棵倒了下來的枯樹,粗大的樹干橫在路中間,他們幾個大男人直接便邁過去了,正擔心夫人要怎么過來,一回頭便看到那個看起來清秀溫和的女子提起裙擺,直接邁上了樹干,又跳了下去。

動作文雅秀氣,卻又不失利落灑脫。

他們正看得有些愕然,他便聽到女子呢喃的聲音隱隱約約隨風飄來。

“雖然特意挑了便于行動的裙子,但這種情況果然任何裙子都不適合,下回還是得換上男裝……”

鄒南聽得滿頭黑線。

還想有下回!便是有下回,屬下也不敢帶著你行動了!

要帶,便讓將軍親自帶吧!

過去的一路都很順利,以至于回程的路上,鄒南松懈了些許,沒想到就出事了!

但好像……也不是出事……

看著鄒南緊皺的眉頭,蘇云失笑,“真的沒事,走吧。”

鄒南沒轍,雖然怎么看夫人都覺得她不對勁,但此時卡在這路中間他也沒法說什么,只想著快點回去他們的據點,他帶來的人中剛好有一個會點醫術的,可以讓他給夫人看看。

見鄒南終于轉身往前走,蘇云暗嘆一聲,左手抬起輕輕按在了右肩上,便是這樣輕柔的力度,都讓她感覺到了隱隱的刺痛。

她不禁抿了抿唇。

忽然——

“鄒副將!你看!茲州城里好像發生了什么!”

走在他們身后的一個府兵突然大叫,鄒南和蘇云同時一驚,猛地轉過身去。

頓時,兩人的眼眸瞪大。

只見茲州城的方向,突然冒起了一陣又一陣的黑煙,這表示——里面著火了,而且,從黑煙的密度和范圍來看,火勢和著火的面積,都不小!

城里到底發生了什么!

蘇云原本便發白的臉色,頓時白得透明,心里的恐懼和焦慮爭先恐后的往上涌。

不管城里發生了什么,都可以肯定,里面必然不再太平!

她此時在城外,根本無法知道城里發生了什么,甚至,她不確定顧君瑋是否已經救下了銘兒!

她依然不能輕舉妄動,這時候,她能做什么?能做什么?

蘇云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咬牙厲聲道:“鄒南,速速帶人前去城門處打探發生了什么!城里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城門處不可能一點也不受牽連!”

鄒南也很快冷靜下來,沉聲道:“是!”

隨即他看向跟著他們的二十個士兵,大聲道:“陳生,張爾與我一起走,其余人等,繼續護送夫人回據點!”

“是!”

此時正是中午,大夏天的太陽明晃晃地掛在天上,照射得這一小片樹林如蒸籠一般,熱氣中還混合著濃郁的草木氣息,蘇云也不知道是被熏的,還是被心里的重壓壓的,一時竟覺得胸口發悶,有些喘不過氣來。

顧君瑋和銘兒都不能有事,她完全無法想象,若他們出了事,她以后的生活會怎樣。

茲州城五原縣里,主街上一片火勢滔天。

無數百姓從著火的屋子中狼狽逃出,一邊大聲哀嚎。

“要殺人了啊!劉慶道這禽獸天理不容啊!”

有男人在挨家挨戶地拍門,以防有人沒有及時逃出。

很快,大街上就聚集了一大群人,有臉色沉重的男人,有哀哀哭泣的婦女,也有一臉恐懼的孩童。

大家看著自家被火焰吞噬的屋子,臉上都一片迷茫之色。

為什么?為什么他們明明都如此委曲求全了,劉慶道還是不放過他們?

難道,真的要他們都死了,他才甘心嗎!

一個淚流滿面的男人突然站了出來,大聲道:“你們看到了吧!看到了吧!屈服和躲避完全無法解決問題,只要造成厄運的那個源頭還在,我們就別想有好日子過!

早在當初,我兒被活活碾死,我妻被那禽獸強行拉走的時候,我就跟你們說過!

你們呢!你們沒有一個愿意聽我的!一個個寧愿夾著尾巴過日子!你們……一個個都是窩囊廢!”

在場的人皆臉色一變,許多人都沉默地低下了頭,臉上有愧疚的神色一閃而過。

想起當初自己的妻被強行拖走,他拼命哀求周圍人幫忙,每個人都只是對他漠然以對時的絕望,男人哭得更是凄然,“你們難道就甘心嗎?我的妻兒不會是第一批慘死的人,更不會是最后一批,你們——真的甘心嗎!”

很多人臉上都已現出了猶豫和憤恨的神色。

他們當然不甘心。

可是,他們又能做什么!

見到他們神情的松動,站在那個慘然大哭的男人身邊的另一個男子邁出一步,冷聲喝道,“若是不甘心,便奮起反抗!

若是不希望我們的家人受到傷害,我們就有骨氣一點,站起來!

只要把那禽獸殺了,茲州,便依然是我們的茲州!

來啊!茲州有骨氣的男兒都去哪了?窩囊了這么些日子,你們——窩囊夠了罷!”還在為找不到小說的苦惱?安利一個公眾號:r/d/w/w444或搜索熱/度/網/文《搜索的時候記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這里有小姐姐幫你找書,陪你尬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